第五十五回 (色邪淫戏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坏身)


播放音频

 

(1) 两把刀
(2) 精细控制
(3) 你的强悍就是你的虚弱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 两把刀

 

您发现没有,在女儿国、毒敌山的关难中,其实,猪八戒表现还是挺良好的。除了他见到美貌女国国王强娶玄奘,他相当酥软、相当凌乱。但是毕竟这呆子,并没有在大事上糊涂,还前所未有的清醒呢,你看他,女王拉住要落跑悔婚的玄奘、问责追究,那老猪勃然大怒,摇头摆尾直哼哼:“我们和尚家和你这粉骷髅做甚夫妻!放我师父走路!”哎呦呦,我们的老猪,竟然在一急之下,也能说出来粉骷髅这种看上去很深刻的话来,好了不起嘛。是的啦,他这话说得,起码让在那里被人揪住动弹不得、急得冒烟儿却不知如何是好的玄奘,感到很有水平,并且深刻的印在了脑袋里,等到那母蝎子精调戏他的时候,他就搬出来了老猪的这句格言警句,真个把那只蝎子给糊弄住了。

说人世间的美貌是骷髅,这种话儿,是某些修行人用来吓唬徒弟、收束肆意淫心的警醒话。从高的层面上看人世间,当然是觉得下界肮脏败坏的了,所以这种认识,端的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说法,是高层面上的一种看法。所以这种看法拿到人世间,会让人觉得异常、有人会觉得难于接受、有人会觉得警醒、还有人会嗤之以鼻以为神经病。正因为这种说法有些极端、也非常片面,并且因为不是人世间层面的观点,所以才会引起各种极端的反应。

从高层面上看下界,会觉得肮脏,可是上界的高洁是离不开下界的存在的呀。并且,人世间再败坏,人类的身体之珍宝、是多少神仙都艳羡而不可得的,上界的神仙们可以左右人世间的一切,人世间的一切也会带动上界的无数生灵,这是一个整体的生态系统,谁能超然其外呢?真正有档次有修养的上界生灵,不会这么极端的鄙夷下界,而是看到下界的灰暗和低能,会心生怜悯,就像菩萨那样。并且他们看到人世间人类卖弄风骚自我、摆显肉欲色情、标榜自己如何,不会羡慕、不会嫌恶,或者是觉得可笑、可怜、可悲,或者像孙悟空沙和尚那样,压根儿就无视、不关心你是在干啥。

老猪是为了抗拒自己的心魔,脱口而出粉骷髅的话儿来,吓唬女王、吓唬自己。结果玄奘也因为有心魔、不知如何消除、想通过这种极端的小手段来降伏色欲心魔,结果呢,结果是这次魔难是挺过去了,后面呢,后面依然还有继续重复发生。

哎,咱们不是说,硬挺是不对滴、应该是孙悟空那样和谐处理矛盾嘛,怎么忽然又赞同硬挺过去的方法啦?对呀,我说和谐处理矛盾对,可是玄奘面对青兕怪的时候,多和谐多温柔,可是他不是照样没过去吗?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越说越乱套,啊!

可是啊,你别看唐僧,你看孙悟空,应该就能看出来端倪了。面对青兕怪、面对蝎子精、老孙是一点含糊没有、一点余地不留的武力相向,面对女儿国的国王和众大臣,包括之前车迟国国王等人类,孙悟空都是相当的收敛的。这不是双重标准,这种区别,实际上孙悟空都说得很明白了,“他虽然阻当我等,却不是怪物妖精,还是一国人身……”。投胎做了人类,就要珍惜他们人类的人身,人类的身体,比什么神通广大的妖魔,都值钱的。并且,对于人类,哪能你随随便便的就杀死?对他们不能不按照人类的思维逻辑的档次、来跟人类交涉对待。相比妖魔鬼怪、鬼魅魍魉,毕竟人类是那么的虚弱软弱和无能。

上一次,唐僧面对青兕怪、狼狈不堪的软弱伪善,让自己丢尽了修行人的脸面。等到女儿国的时候,唐僧又计划挽回面子,想来硬的挺过去。等到孙悟空提供方案,才恍然大悟,对人和对妖魔、善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之前自己对善的坚持其实是对错误的固守。于是等到这琵琶洞魔难,他终于摆正了这个区别关系,跟那妖魔来了一把硬的,于是,他顺利过关!

但是,你必须知道,他选择正确、做法正确,可是依然是心里面藏着两把刀。当然,他这两把刀不是用来抵御妖魔的,是心里有两个弱点对自己造成了伤害。其中一把刀,就是他面对女儿国国王的挑逗所表现出来的面红耳赤、这背后的隐晦的情欲,他的面红耳赤如果作为人类那是表明羞耻心很强、在抵御诱惑,作为初步的修行人、亦然。可是作为他这种资深修行人,乃是突出表明了,他企图以情欲、来压制情欲。所以在这里,这是一个原因,促使他一开始、有点昏昏茫茫的顺着蝎子精的意思走的意思。

第二把利刃,乃是什么?乃是他的怕死。“此怪乃是妖神,恐为加害。奈何我三个徒弟,不知我困陷在于这里,倘或加害,却不枉丢性命?”“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他抵御妖魔诱惑、没有毅然决然的拒绝,而是跟国内合作改良派一样的、温和委婉的表达拒绝、其实谷子里面、却颇有顺从的奴性深藏。正是因为看透了唐僧,才让孙悟空急了眼。关键时刻、悬崖边上,行者在格子眼听着两个言语相攀,恐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现了本相,制止了蝎子精,挽救了唐僧。孙悟空的出现,再一次惊醒了唐僧,等到那女魔头再来诱惑,他就经过犹豫、还是选择了宁死不从、发自内心的坚毅起来了。那么,既然这样,妖怪没了着力点、也无趣了,就把他绑起来丢在一边去了。

孙悟空关键时刻救了唐僧,让他的心境很快的突破以往的禁锢。猪八戒不知道,所以按照老猪之前的观察和评估,这时候玄奘老师父应该已经沦陷了。可是哪能哩……关键时刻,就算孙哥哥不出手,护法神们难道是摆设吗?

其实,护法神们,早就下手保护了……

 

(2)精细控制

 

话说那蝎子精,虽然看上去是个柔弱的女子,可是却能以一敌二对付得了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联合攻击,而且还能久斗不累、忙中不乱、在猴子和老猪穷于招架之际、顺便在孙大圣脑壳上给扎上一针。单就武力而论,这蝎子精简直是有万夫不当之勇、秒杀一路上众多五大三粗的大块头妖怪们了。一针就把孙大圣给扎得落荒而逃去了,这边厢,蝎子精“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立刻从狂魔女战士模式切换为温柔小女生模式,速度之快、连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都望尘莫及,如此看来,也怪不得这蝎子精非常有底气的声称“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

毒都是一种阴性的东西,蝎子毒也应如此,可是蝎子毒尽管厉害,除捕食之外,蝎子并不是一种攻击性的生物。那么这蝎子精主动下手捕捉玄奘、就跟她自己说的一样,目的也不是为了捕食,是为了求偶。只是蝎子这种生物,跟螳螂一样,是会吃掉配偶的。可是从蝎子精的诸多言行中,能很清楚的发现,这个蝎子精是个火性的,火性呢,则猛烈又易变、看上去有形状却根本没形状,瞬间而起、顷刻而息。不巧的很,那悟空,也是个毛躁火性的秉性,火与火争,哪有胜负可分?悟空与八戒,被蝎毒蜇中,或许因为是这个性本同吧。

而那唐僧玄奘呢?他没有被蝎子精捉来喂喝注射了毒药的酸奶、也没有冲饮国产奶粉,却就中毒了。孙悟空变作的小蜜蜂儿亲眼瞧见的,那女怪笑道:“小的们,搀出唐御弟来。”几个彩衣绣服的女童,走向后房,把唐僧扶出。那师父面黄唇白,眼红泪滴。行者在暗中嗟叹道:“师父中毒了!”

孙悟空中毒、猪八戒中毒、让卯日星官给摸一摸、吹一吹,像哄小孩一样给治好了。等到卯日星官克死蝎子精之后,却没人理会老唐师父的中毒问题,就在哭哭啼啼的时候,给架出来吃吃喝喝、就上马赶路去了。他中的毒呢?可不要告诉我,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一高兴就好了。

玄奘他,其实根本就没中毒。那师父眼红泪滴是一贯表现、那面黄唇白,嘿,按我推测,应该就是护法神们演化出来给孙悟空瞧的,为啥要把玄奘给弄一副病秧子相貌让孙悟空瞧?如果不这样,让他神智清醒的情况下蒙受蝎子精的诱惑,嘿嘿,你看他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过不了蝎子精这一关的,嘿嘿嘿,这种情况下,孙悟空会知道这师父的确不济、会失望的离去、却不会跟蝎子精打斗的。要是这种事情发生,那西游还不到此为止了呀!你清醒的情况下做的玄奘,孙悟空没道理去阻止你,你做什么是你自己说了算。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护法神既然有本事演化出来孙悟空都看不破的假象,为何不自己出手打怪除魔嘛,干嘛还要玩得让玄奘一惊一诈的、让孙悟空也跟着一惊一诈的呀?哎,是你们师徒经受磨难考验、又不是护法神经受磨难考验呀。人家只是保证你在确定修行的情况下不会死翘翘、如果你确定不修行了,人家一秒钟功夫不到就会跑掉、不保护你了。

那你说我推测这是护法神所为,有没有更多证据呀?有。当唐僧眼见得孙悟空跳出来、在自己危急关头解救了自己,肯定是吓了一大跳、出了一身汗。等到那蝎子精打败了孙悟空猪八戒再回来,想糊弄玄奘就不行了,玄奘已经铁了心要死抗到底了。有诗云了一句“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袄,紧藏了糙肉粗皮。”您看出这句话的问题没?似乎没有。

那我再给您贴一些上回书的内容来,“女王卷帘下辇道:“那一位是唐朝御弟?”太师指道:“那驿门外香案前穿襕衣者便是。”女王闪凤目,簇蛾眉,仔细观看,果然一表非凡。你看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白如银砌,唇红口四方。顶平额阔天仓满,目秀眉清地阁长。两耳有轮真杰士,一身不俗是才郎。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好个妙龄聪俊风流子,堪配西梁窈窕娘。”这句话嘛意思?妙龄也就是十五六的少年郎,齿白唇红、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您可不要告诉我,会是“糙肉粗皮”、会是满嘴雌黄的大板牙。同一个唐僧、在同一时期、为什么在女儿国女王的眼里、和在蝎子精的眼里,外貌差异如此大呢?

在女王那里,不给玄奘弄出来这副模样,无法让很有尊严和修养的女王失态,达不到考验玄奘的目的。在蝎子精这里,再弄出来那副模样,恐怕当时蝎子精就把玄奘给办了,哪里会有闲工夫言语劝说、媚态相向哩?之所以蝎子精要摆出一副温柔态来、扭扭捏捏、无非是她自己想酝酿情绪,对不对?她为啥要酝酿情绪,无非是面对唐僧这块糙肉粗皮、死灰槁木没情绪,对不对?

一方面是糙肉粗皮、对于这连打架前都想着要先洗脸刷牙敷面膜、相当相当小资的蝎子精来说吸引力不够,一方面是这跟与木疙瘩言语无趣让蝎子精意兴索然、见说不动就没了兴趣。如果不是在她眼里那玄奘从外貌到精神都木头桩子一样枯燥、怎么会像绑木头一样给绑起来、丢到廊下灶房边?

所以么,以八戒对玄奘的了解,他断定,这老师父应该完蛋才比较合乎逻辑,老猪说“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正因为玄奘意外的挺过了这一波魔难、才让老猪感到意外和振奋,八戒笑道:“好好好!还是个真和尚!我们救他去!”其实,这一波魔难,是护法神做了一部份消毒处理、才让他们有能力过关的。

不管怎么说,最大的魔难挺过去,不但老猪振奋,连菩萨都赶过来了。

 

(3)你的强悍就是你的虚弱

 

被掳到蝎子窝里面,唐僧怕死、也怕破戒。因为怕,所以就豁不出去,扭扭捏捏的,就被那蝎子精看破罩门,用分食荤素馅儿饼这种小资手段来玩暧昧、用语言来绕他引诱他。唐僧不敢不接茬儿,就被那妖怪给引入一个心智的圈套来。三藏合掌道:“我出家人,不敢破荤。”那女怪道:“你出家人不敢破荤,怎么前日在子母河边吃水高,今日又好吃邓沙馅?”水高是什么荤食呀?原来这妖怪眼里,子母河中流淌的水就是像水母一样、水糕一样的流体胚胎,是一种有人类生命的活物。女儿国民众的生命来源于这条河中。玄奘饮用这河水,在妖怪眼里,端的就是吃鸡蛋胚胎一样的杀生食荤了。后来玄奘饮用落胎泉水、又是杀生。这个嘛,的确是刚发生过没两三天的事实,无法辩驳。是呀,玄奘不知不觉中,就破了荤戒,这可怎么办呢?正确的对待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将来的事不再犯错。玄奘陷进去,是因为纠结、纠结是因为没有明白真正的窍要。当然现在这还不算问题,毕竟等他熬过去之后,终会了解。

问题在于,玄奘饮用子母河水,怎么这妖怪就知道了?子母河村庄那里距离女儿国城三四十里,玄奘他们应该没向女儿国城民众们讲这个事。就算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他跟老猪怀胎的事情,消息的传播速度应该没有他们师徒走路的速度快。要知道,从小说情节中能看到的是,蝎子精是在女国城内外游荡,发现了玄奘这罕见的人种,才打定主意要武力抢劫的。但是从她这句话中,应该是蝎子精早在子母河岸的村庄那儿,就盯上玄奘师徒了。她为啥不早下手呢,非要等到差点被女王给截留、等到师徒四人到达女国城、出了西门,离她的山洞距离很近了,才下手抢劫的。

是这蝎子精太彪悍、太泼辣、太自信了,她是明眼看着孙悟空三个厉害徒弟的保护层,也浑然不放在眼里的。一路上,多少妖魔听见孙大圣的名号就先表示要恐慌一下再说正经事儿。这蝎子精倒好,完全无视老孙他们,探囊取物、比关羽温酒斩华雄还要傲气和傲慢,就在你眼皮底下抢人的干活。至于神通广大、魔见魔怕的孙悟空嘛,孙悟空在她眼里简直就是空气,就算不是空气,也是吊丝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绿叶族。蝎子精强悍的领导人气场、和敏锐独到的眼光,就不由自主的熏染了玄奘、让他摧眉折腰,顺着人家指点的坑儿就要往下跳:“水高船去急,沙陷马行迟。”

孙悟空眼见玄奘师父乱了营,跳出来阻挡妖魔,那女怪见了,先喷一道烟光把花亭子罩住、以免春光外泄,再嘱咐小的们把玄奘收藏起来,这才返身拿一柄三股钢叉,理了理云鬓、正了正衣衫、清了清嗓子,蹦出来指责孙悟空擅闯私宅、窥人隐私、乡野村夫、没爹没娘、没有教养。你瞧瞧,这蝎子精、何等的淡定、何等的从容不迫、何等强悍的强盗逻辑。她这番气势汹汹的指责,问傻了老孙,一时间,老孙摸不着头脑了:本来是前来打怪的、怎么成了擅入私宅……。于是你看那蝎子精气势汹汹的对老孙劈头盖脸的打来,老孙只有使铁棒架住、且战且退的份儿。

这妖怪,容貌被偷窥,简直是比脑袋被搬家都气愤,于是乎她是越打越气、越打越气、最终气得口内生烟、鼻中出火,那女怪也不知有几只手,轮着三股叉,风火轮一样,没头没脸的滚将来,把悟空和八戒给打得只有招架的份儿。

话说这蝎子精,真不是盖的,先用实力摆事实、让孙悟空猪八戒兄弟俩体验体验自己的武功、让他俩穷于招架,然后再用事实讲道理:“孙悟空,你好不识进退!我便认得你,你是不认得我。你那雷音寺里佛如来,也还怕我哩。量你这两个毛人,到得那里?都上来,一个个仔细看打!”啊,惹毛了老娘、你俩毛孩子还能跑哪里躲呀?哼,俩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可对你们的老底儿门儿清门儿清的。看来你俩真的是不知道咱家的厉害,告诉你们吧,你们的如来佛,都怕咱家!

蝎子精这番大话,让行者和八戒觉得云里雾里、相当不靠谱、将信将疑。既然想不明白,就继续打吧。打又久攻不下,正在缠斗不已、精疲力竭反应迟钝的时候,哎呦一声,老孙不知道怎么着脑袋上就被扎了一下,苦疼难当,没办法和八戒各自落荒而逃。老孙的脑壳子,可是经过特殊锤炼的、除了金箍儿咒,可是什么都不能让他脑袋疼痛的。看来这蝎子精,真的是档次很高啊。

尤其是,菩萨来了之后也说,那蝎子精如何如何厉害,自己都没办法。就指点老孙去找光明宫的卯日星官去。并且菩萨还真的证实了那蝎子精不是瞎话是真的:“这妖精十分利害。他那三股叉是生成的两只钳脚。扎人痛者,是尾上一个钩子,唤做倒马毒。本身是个蝎子精。他前者在雷音寺听佛谈经,如来见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转过钩子,把如来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来也疼难禁,即着金刚拿他。他却在这里。若要救得唐僧,除是别告一位方好,我也是近他不得。”

可是,这么三界内黑白道平趟的蝎子精,被卯日星官冲她吼一嗓子,就死了,死得浑身酥软、死得很难看。卯日星官不是老孙的对手。老孙在菩萨那里也就是一只跳蚤的水平。菩萨没有佛的广大智慧神通。但是蝎子精居然能扎疼如来佛,并且不能奈何于她。是不是有点像大象怕耗子的意思呀?

不是呀。蝎子精,是金蝉子堕落下界成为江流儿的那割不断的尘缘色相之执著羁绊。那是他内在的因素,如果不是佛祖怜悯他、就不会让蝎子精扎了自己、疼了拇指,也不会留着蝎子精成为魔难让玄奘自己面对。如来让蝎子扎了自己、是在替金蝉子承担和减少执著的毒性,跟护法神给玄奘变个糙肉黄脸相是一个道理。菩萨不出手,是要孙悟空亲自拜求卯日星官、,卯日星官为孙猪止痛,了了结之前大闹天宫时候亏欠的怨。如果不是玄奘自己修行中的毒素、怎么可能伤害到老孙的脑壳、八戒的猪嘴?实际上,老孙明白的很,这是唐僧自己“魔障缠身”。

(第五十五回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