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情乱性从因爱欲 神昏心动遇魔头)


播放音频

 

(1) 勤谨不懈是必须的
(2) 斗米折腰
(3) 金顖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勤谨不懈是必须的

怎能说白鼋成了选择最后的一层壳呢?我们且看原委。那白鼋为什么主动出现、要求背负取经人队伍过河?乃是因为他感激孙大圣。他感激孙大圣,一方面是出于自己被救赎的报恩,一方面是出于眼见孙大圣请来观音菩萨降妖、救下满村多少家儿女的义举。白鼋认为,于公于私,自己都有协助人家过河的必要。白鼋出于自己报恩,这种知恩图报的正常行为,在当代中国已经成为稀罕的高德之举。这边厢,多少人非但不肯报恩,还要反咬一口、把恩人当作送上门提款机,或者把恩人当作罪犯举报给恶棍。看到有人行善,如果受惠者不是自己,在当下中国,会站在受惠者的角度去感念善人善行的,您身边还能看到吗?估计您认为不是绝迹了、就是从来没有过。中国人善妒、感觉自己受惠少了,都会心里不平衡,看到受惠者根本不是自己,恐怕早就怒火中烧、浑身难受了。

白鼋出于感谢报答,驮他们过了通天河。一恩一报,天经地义,本来这时候就是该挥手告别,偏那玄奘心里不平衡,节外生枝、还要多事。三藏上崖,合手称谢道:“老鼋累你,无物可赠,待我取经回谢你罢。”这样一来,原来已经了结的恩怨,又被人为的延续,并且选择“取经回谢你”这种超过他人生范围的许诺。修行本是为了偿还、了结,他可好,还牵牵扯扯、藕断丝连,亲手给自己埋下最后一颗炸弹。

玄奘表达感谢,从情理上也不算过份,过份的是他情理背后的原因,乃是感觉受人恩惠之后的歉意和不平衡,可是这种歉意和不平衡,背后还有东西,因为人家是回报的举动,他不需要再画蛇添足、狗尾续貂,但是他,其实是由于长期自然养成的不受人恩惠的傲气和面皮上过不去,就不假思索的感谢和承诺了。傲气也是面皮,仍然是面子问题。面子是什么?不就是一个虚名么。求名之心,实难断根。三藏起了这妄念,那白鼋自然而然的就跟着起了妄念,想要问询佛祖它“啥时候能得一个人身”……

一个动物,想要做人,多么崇高的理想啊,怎么说它这妄念?因为,因为在那时节,所有能通灵的、不能通灵的生物都知道,要想得人身,只有投胎做人一条路呀。可是这老鼋的话是什么?它的意思是说,修行到啥时候我有资格占有一个人身上去,它想的是占有别人的身体。

三藏的自我,随着各种低级的想法走了。这第五十回的回目,就顺流而下的称作“情乱性从因爱欲神昏心动遇魔头”。性、心这里是指真自我,情、神这里指的是观念和识别能力,真正的自我、半推半就的跟着后天的私欲观念、糊里糊涂的去了,却不知这背后怂恿自己的喜好和渴求,是其背后有魔头搅动。魔头搅动最低级的私欲、私欲被观念和情感包装上一层世俗面子和傲气习性的外衣、本我真我被这华丽丽的外衣牵动,于是就顺理成章的成了魔头的掌中猎物。由于是一层一层的自我包装、掩盖,这里面的欺骗性还真的是外人看不出来。当然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

解决方案是什么?乃是本回开篇的一首诗:
心地频频扫,尘情细细除,莫教坑堑陷毗卢。本体常清净,方可论元初。
性烛须挑剔,曹溪任吸呼,勿令猿马气声粗。昼夜绵绵息,方显是功夫。

小说写道:这一首词,牌名《南柯子》,单道着唐僧脱却通天河寒冰之灾,踏白鼋负登彼岸。可是从小说中前后故事的情节,可以发现,玄奘正是因为没有做到这个要求,并未把持住自己的心念和尘情,才出现的自找麻烦,通天河是主动上门、这金顖洞依然是自投罗网。可是仔细想一想,把我们自己替换成玄奘、八戒、和沙僧,我们不每天跟他们一样的,喜欢面子,喜欢妒忌,喜欢眼见为实,喜欢小便宜,喜欢每天对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儿、仰慕不已……

雪飘飘、风凛凛,海市蜃楼是个甚?孙悟空说龙生九种,蜃气幻化蒙人。孙悟空说的这个九种龙,就在每个人身体中,人人日日漂浮脑海而过的各种幻念、幻景,如不加以分辨,你知道是假的、是外来的吗?人人日日的沉浸在自己设计的美好愿景中、喜怒哀乐由之、拼搏奋斗由之。只有孙大圣能清楚的感应到,这幻景里面凶气纷纷。可是,诸位,谁会认为自己脑海里,每日的凶云隐隐、恶气纷纷?

 

(2)斗米折腰

孙悟空认为,修行人不可能会常人一样怕冷的;孙悟空认为,修行人是不会需要那种死了一样的睡眠的;孙悟空认为,遇到危险向师父师弟们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孙悟空认为,只要是怀着善心、说出真话,就会有正面的理解反馈、可以达成内部沟通了。事实上,你知道,这是孙大圣一厢情愿的热心肠。

孙悟空神通高明、火眼金睛,是其他三个人早就领教过的事情了。尽管如此,当孙悟空对那“这一日又饥又寒”的玄奘说出来“那壁厢凶云隐隐,恶气纷纷,不是好处”,玄奘还是明知故问的反问老孙:“见有楼台亭宇,如何不是好处?”

眼见世俗的道理、出世俗的鉴定结论都无法劝动那急需庄户人家、庵观寺院、热腾腾斋饭的渴望,孙悟空笑了,只好说出来这种恶气的根由:“师父啊,你那里知道?西方路上多有妖怪邪魔,善能点化庄宅。不拘甚么楼台房舍,馆阁亭宇,俱能指化了哄人。你知道‘龙生九种’,内有一种名‘蜃’。蜃气放出,就如楼阁浅池。若遇大江昏迷,蜃现此势。倘有鸟鹊飞腾,定来歇翅。那怕你上万论千,尽被他一气吞之。此意害人最重。那壁厢气色凶恶,断不可入。”

玄奘听闻之后,便说:“既不可入,我却着实饥了。”听这话语的口气,你就知道,在饥饿的迫使下,孙悟空的话基本上没有引起他的重视,只当作孙悟空一个阻止他进屋子休息的借口。既然你不让我休息,那我饥饿难耐的问题,当然得你来给我解决了!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窜了上千里,化斋,遇到一个老汉,武力化到满满一钵热腾腾干饭。就这点小事,小说写了七八百字。你看那小说,具体如何写这化斋过程。行者随步观看庄景,只听得呀的一声,柴扉响处,走出一个老者,手拖藜杖,头顶羊裘,身穿破衲,足踏蒲鞋,拄着杖,仰身朝天道:“西北风起,明日晴了。”然后一个哈巴狗警惕的旺旺声,把老汉和孙悟空两个人介绍到一起了。哈巴狗是纯粹的宠物犬,一般乡村人家,养的狗狗都是为了看家护院、甚至是为了狩猎。既然这老汉养哈巴狗,完全可以有理由推测,虽然他们这里是森林地带,他们这里非但没有妖魔鬼怪、毒虫猛兽,可能连一般的飞禽走兽都罕见。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安逸平静的地方,就像夏尔的哈比人一样没有见过世面,甚至还可能是一个沉闷无趣的族群。那么,既然这样,老孙说是西天取经路过这里,就让这老汉觉得真是迷路的傻子一个。老者闻言,点头顿杖道:“长老,你且休化斋,你走错路了。”行者道:“不错。”老者道:“往西天大路,在那直北下。此间到那里有千里之遥,还不去找大路而行?”然后孙悟空如实回答:“正是直北下。我师父现在大路上端坐,等我化斋哩。”这话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口,行者出家人的形像在那老汉的心目中瞬间毁灭完蛋了,岂止是一个傻子怪人、简直就是一个生猛大胆的骗子,那老者道:“这和尚胡说了。你师父在大路上等你化斋,似这千里之遥,就会走路,也须得六七日;走回去又要六七日,却不饿坏他也?”

孙悟空被质疑得一头雾水,以为继续深入细致的解释一下,就可以摆脱受损的形像了,于是陪笑道:“不瞒老施主说。我才然离了师父,还不上一盏热茶之时,却就走到此处。如今化了斋,还要趁去作午斋哩。”老汉见孙悟空说得如此有鼻子有眼儿的、而且看那表情还真实感特强。真的给吓住了,以为这是阴间的鬼魂流浪到这里,被自己给撞见了。老汉一家人被吓得闭门不出,让脑袋被无故敲得乒乒响的老孙也懊恼,说那老汉是“老贼”,不解气还去抄了人家热灶的底。

为什么老孙会遇见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写上这么一段跟主题无关的故事?

那咱们返回去看看,老孙出发前的情节。悟空被玄奘支配前去化斋,悟空不放心他们的安危,嘱咐沙僧不要前行要仔细保护师父。交代完沙僧又交代唐僧,唐僧不耐烦。老孙要走又觉得心里隐隐不安,特地给他们画了一个保护圈。

但是,你知道,坐上没一会儿,唐僧就不耐烦了,开始背后叨咕孙悟空,欠身怅望道:“这猴子往那里化斋去了!”既然师父开始寻找小辫子,老猪马上就递上来:“知他往那里耍子去来!化甚么斋,却教我们在此坐牢!”然后老猪开始添油加醋,加强唐僧的疑虑和不忿。话还没说完,唐僧就投降了:“悟能,凭你怎么处治。”老猪否定孙悟空保护圈的功能,诉说坐着不动脚冷的害处,彻底击败了孙悟空的保护层。不,其实他击败的,是唐僧的正念。其实还不是老猪击败了唐僧的正念,是唐僧自己的低能疑虑、击败了他自己。

话说回来,为什么孙悟空这么谨慎郑重的叮嘱,禁不起唐僧的一个疑虑不信任呢?大家都是在修行的路上、随时会面对妖邪,都是在搏命不是在玩游戏啊。
那,现在您应该知道,为何那老汉不相信孙悟空了吧?孙悟空说的话,对那愚昧顽痴的俗人老汉来说,远远的超出了他的认知层面、超出了他能理解和接受的程度。结果呢,在人家的心目中,孙悟空当不成有尊严有道行的和尚、却被认作不知道是哪里飘荡来的孤魂野鬼。同样,方才孙悟空给唐僧讲解那楼宅凶气、海市蜃楼的事情,也是超出了唐僧的认知层面和接受能力。唐僧不是圣僧吗,不是经历过这么多魔难坎坷的修行人吗?怎么会这时候变得低级了呢……

因为呀,小说中写得明白,饥寒交迫之下,他什么尊严都没有了。

 

(3)金顖

为什么说玄奘什么尊严都没了呢。你看他们坐在老孙画的安全警戒线之内,呆子三两句话,就把他对老孙的信心给瓦解了,果断跟随猪呆子的胡言乱语去:“悟能,凭你怎么处治?”一个虎狼妖兽、一个老大脚冷,就这两个几乎不能成为理由的理由,再加上肚里饥饿难耐,说服了唐僧对孙悟空的预设安全措施置之不理。尤其是老猪说出“假如有虎狼妖兽”,让人感觉很滑稽,你老猪他老沙好歹也是当过妖精的、而且还是妖精中的大王,怎么会对虎狼妖兽感到害怕呀?而且如果你脚丫子冰凉,大可以活动活动、练练武功什么的、想热身还不方法多的是,大可不必要四处走动。

老猪是非要把大家伙拉出圈子,非要去那巍峨的住处人家,才是他的小算盘。因为呀,那边厢,在老猪的幻想中,有遮风避寒的屋子、有烧火取暖的炉子、有热腾腾的斋饭、有舒适的被窝……其实呢,老猪的想法固然荒谬可悲,但是如果,如果老猪的话不戳中玄奘的心窝窝,玄奘是断然不会应允的。正是三藏的心窝窝中,深藏着、压抑着同样的幻想,老猪的话,只不过是跟自己引起了共鸣、跟老猪在心里面互相追捧。为何他们三个就如此不堪的主动送上门去给妖魔了?

要知道,这时候他们师徒三人,实乃是饥寒交迫。出家之人、身上不携带金钱的,从三藏命令老孙化斋一事上可以看出,从悟空抢了人家满满一大钵干饭一事上也可以印证,他们的存粮已经没了。而且从老猪的抱怨上、三藏对老猪抱怨的顺从上,气温寒冷而他们身上衣衫单薄。这种情况下的人,别说想取暖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需求,就算他们入室抢劫,恐怕都会得到社会的广泛同情了。是呀,身处绝境中的人,出去求生的本能,只为生存所作的事情,是值得同情而不是应该指责吧,起码,同情和给予帮助是主要的,指责是次要的。同情是人类的基本情感、也是动物中存在的情感。正是基于对生命生存的尊重理解,除了眼下的中国,全世界正常人类的法律和道德准则中,都对这种状况下的人抱以宽容。

但是,从这个个体来讲,我们就说西游记中的这师徒三个主人公,他们遭遇这种窘境,这时候外在的残酷环境对他们的生存和意志力,都形成了致命的挑战。这时候,其实,却是他们不知不觉中,走进了考场!这个考场天寒地冻、风雪交加,考生们忍饥耐寒、肉体精神濒临崩溃。这时候,是不是犯点小错误也很正常呢?

不正常。一点都不正常。自古华山一条路,修行人正念下只有一个选择,绝不会有任何变通、原则也不会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能讨价还价的是买卖、不是原则,可以变通的是方法、不是方向。玄奘跟着八戒走、八戒跟着贪念走、贪念跟着妖魔走,而当妖魔出现的时候,你看那三藏,不跟着八戒走了,直接跟着妖魔走:“万望慈悯,留我残生,求取真经,永注大王恩情,回东土千古传扬也!”

一个圣僧,身处绝境,面对妖魔,他卑躬屈膝,顶礼膜拜。这是什么问题?

幸亏那妖魔不是个脑筋够用的主儿,果断粉碎了玄奘试图向妖魔投降换取过关的美梦,那妖魔笑道:“我这里常听得人言:有人吃了唐僧一块肉,发白还黑,齿落更生。幸今日不请自来,还指望饶你哩?”假如那妖魔稍微聪明一点点,就答应三藏纳表投降,你能想象出来后果是什么吗?

妖魔决绝冷酷的话,让那爱欲昏沉的老猪一激灵,马上清醒过来了。妖魔傻里傻气的开始喂招:“你那大徒弟叫做甚么名字?往何方化斋?”老猪闻言,立刻抓住机会,即开口称扬道:“我师兄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齐天大圣孙悟空也。”祭出老孙名号,于是事情转机、三藏可怕的危机颤巍巍的算是延缓过去了。

那妖魔听说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老大有些惊惧,就把他们三个捆了放在一边,打算捉了孙悟空一起蒸吃。你看这个妖怪,知道吃了唐僧肉好处大大的,却竟然不知道唐僧的大徒弟是孙悟空、而且似乎在捉到他们哥儿仨之前,他甚至可能不知道唐僧有徒弟呢。这说明,这青兕怪下界的时候,三藏还没有招收徒弟,它下界,可是相当早的事情了。而且孙悟空率领团队一路上降妖伏魔的故事,它似乎也不知道、与世隔绝,可是它后面的牛魔王弟弟、再后面的铁扇公主、牛魔王都听到的故事,似乎都跨过它这里,似乎这厮与世隔绝的很。

妖怪们捉唐僧,除了沙僧打算生吃,大多喜欢蒸吃,如果你是妖魔,面对这么一个衰里衰气没尊严的和尚的时候,估计你就能理解妖怪们要蒸吃他的原因了。

三藏的修行问题太大了,过关太难,于是就有那山神变化托告真相之事。你看那老孙眼睛厉害,一他看不出幻化楼舍只能感应到妖邪之气,二他看不出山神变化只是等人家显身相告才行。这说明什么?说明老孙的眼睛,是不准他看穿不该他看穿的事情的。

那山神说来也是,为何不直接当面告诉老孙真相,非要变化常人相告呢?其实通过山神的话你就能看出端倪,山神现出本像之后说了一句:“待救唐僧出难,将此斋还奉唐僧,方显得大圣至恭至孝。”这句话表明了,山神完全知道,他们变化常人之后告诉孙悟空真相,对孙悟空形成的是修行上的考验,这俩个山神其实是这一次的考官!等他们常人面目说出真相之后,孙悟空作出的选择,就是他修行考验给出的自己的选择答案。这一场考试这就算结束。如果山神直接面见,对孙悟空来说,前面那一段问答就压根儿无法展开,无法形成考试。

(第五十回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