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下) (圣僧夜阻通天水 金木垂慈救小童)


播放音频

 

(6) 通天河不通
(7) 隐隐约约的力量
(8) 和尚惧丑僧
(9)味相投
(10)灵感
(11)别怪老天欺负你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6)通天河不通

当他们到达陈家庄的时候,正是“半空皎月如悬镜”。明亮的圆月挂在半天空中位置、也就是“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位置,日期上也就是十五到十六之间,时间上则差不多也就是夜晚10点到12点之间了。假设是十六的晚上十点钟,那么,他们在通天河石碑边上就听到了这村子里发出的鼓钹之声,这声音应该不会太远。当然古代夜里十分安静,响亮的金属乐器声音传播个十几二十来里路是不成问题。可是,你要知道他们当时听到鼓钹声音的时候,就在通天河河边呢,“千层汹浪滚,万迭峻波颠。”这河水,正发出来轰隆轰隆的水声。所以我判断,这个陈家庄,距离通天河石碑应该至多至多四五里路,“那里有甚正路,没高没低,漫过沙滩,”路不好走,算他们从石碑走到陈家庄这十里路花费一小时,那就是大概九点从石碑出发。可是这种季节光景,当时天应该晚六点半左右就太阳落下地平线天黑了。三藏师父和八戒嚷嚷着要休息的时候,估计大概是晚八点左右。天黑都这么长时间了,也难怪他俩嚷嚷着要休息。

这时候的三藏,从修行的履历表上来看,他已经筋脉相当通畅了,正所谓河车运转、浩浩汤汤,“洋洋光浸月,浩浩影浮天。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千层汹浪滚,万迭峻波颠。”可是由于水流之湍急,渔人们晚上都不敢让渔舟在河边上栖息,“岸口无渔火”。可是这汹涌的奇宽无比的河流,它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呢?

对现在阶段的三藏来说,不知起点也不知终点。我们只知道,“灵派吞华岳,长流贯百川”。只知道他的筋脉流转,可以贯穿他身体这个层面的每一个地段。

然而这本来表明他修行有成的好事情,现在,却成了三藏他巨大的阻隔。他不但阻碍自己,还阻碍徒弟。猛然间遇到这条河的时候,三藏还懵懵的。是猪八戒脑筋机灵,先想到要探究一下水深:“等我试之,看深浅何如。”可是八戒刚一张口,就被三藏不耐烦给打断了:“悟能,你休乱谈。水之浅深,如何试得?”三藏师父,刚刚还觉得八戒说话很贴心,这忽然间听到八戒说出来荒谬的昏话来,顿时就觉得八戒又在犯浑了。是呀,根据三藏的人生经验,哪里听说过水的深浅能试出来的怪事嘛。这猪头,简直是信口雌黄。唐三藏这种反问质疑句式,等于是要猪八戒闭嘴。

三藏不是很有涵养吗?有涵养的人不会这样堵人嘴巴的啦。有涵养的人,会这样子对猪八戒说话:“悟能,如何试得水之深浅?为师未尝闻言水深可测。若是乱言,且是罪过。”

三藏要阻止猪八戒,想不到八戒胸有成竹,师父你不信的事情多着哩,八戒道:“寻一个鹅卵石,抛在当中。若是溅起水泡来,是浅;若是骨都都沉下有声,是深。”三藏闻言默然卡壳,太出乎他的预料了。行者闻言,觉得十分靠谱,值得一试,便说:“你去试试看。”其实这话,应该是三藏师父来说,他来说才显得有气度、有当师父的尊严。可是现在他想到的不是气度和尊严,他想到的是气人和面子。老猪看猴哥说话师父不说话,心里想,师父不信,哼我就当场做给你看,于是就在路旁摸了一块顽石,望水中抛去,只听得骨都都泛起鱼津,沉下水底。

到了这一步,三藏对八戒的质疑已经落空,于是三藏张口了。可他张口说出来的话,并非我们期待中的“悟能,果然试得水深。为师问你,这水之宽阔可能测得?”三藏说出来的话,意思一样,却满满的憋着一股气,不是询问,依然是质疑到底:“你虽试得深浅,却不知有多少宽阔?”这个质疑,终于难为倒了了老猪。可是三藏忘记了猴哥会多事,他一个筋斗就窜到天上去了。

猴哥带来了三藏期待中的意外,并且是当他真的听到这意外消息之后,却把自己给吓哭了。他期待中的意外,就是孙悟空看不出来宽阔,可是意外的意外是,孙悟空说出来自己视野半径的最短距离,竟然不是三五里远近,确实可怕的三五百里远近。猴子不撒谎,猴子不吹牛,猴子说的那些听起来荒谬吓人的话,往往比自己说的还靠谱。三藏阻断这个、阻断那个,终于最后阻断了自己。

话说这一关,本来菩萨的安排,不是这金鱼精闹腾。因为这金鱼精过来闹腾,是菩萨不知道的,菩萨是等到他三藏被捉到棺材里做活死人之后,菩萨才察觉到这地方出了变局。按照后来小说讲到的这老鳖又给三藏他们补充了最后一难,以凑够八十一难,你就可以推测,菩萨原来路过这里时候,安排的是老鳖精给他们制造点魔难的。

可是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来,这金鱼精几乎就是在菩萨安排好之后前脚刚离开这里,就偷偷摸摸的过来了。而且,它来了菩萨还不知道。居然菩萨安排的修行之路出了岔子,居然能躲过菩萨的法眼,可想而知,这金鱼精,其实是佛祖给赶过来的,当然金鱼精自己是傻里吧唧的什么也不知道,以为就是自己逮着了空子溜出来了。

为何会佛祖如此安排?因为佛祖比菩萨了解三藏更深层的问题,菩萨安排的这一关难,触及不到三藏内心隐藏的不肯让人见的角落,那是三藏死守的、宁肯以命相搏的东西,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7)隐隐约约的力量

孙悟空飞到河面上跑了老远,回头一望,天上月光,水面月光光。可是依老孙的火眼金睛,也看不到河对岸。孙悟空自述眼睛视力的性能参数“白日里常看千里,凶吉晓得是。夜里也还看三五百里。”也就是说他的视野半径白天一千里,晚上三五百里。晚上的可见视野浮动范围将近70%,根据与白天的视野差距来比较,可能是晚上他的视野要因为昏暗程度有变化。白天可见光强烈,晚上可见光少,有月亮星光还好说,如果是阴沉的黑夜,一般人伸手不见五指,可能这种条件下,孙悟空能看三百里,月光明亮如现在这会儿孙悟空应该能看到五百里。我猜孙悟空的眼睛,对可见光、红外线敏感。

话说孙悟空这么卓绝的视力,却对脚丫子前面几步远的一块石碑都注意不到。虽然是夜里了,可是月光皎洁,一众人都对几步远之外的那块石碑看不清。沙和尚看到了那水边影影绰绰的,以为是一个人。孙悟空瞄一眼过去,没看清,并且还猜错了,行者道:“想是扳罾的渔人,等我问他去来。”结果不但搞错了,这石碑上的大字小字,孙悟空也是走到跟前才发现的。孙悟空白天里千里之外的蜻蜓展一展翅都瞧得见、夜里能看见三五百里的比红外望远镜还厉害的眼睛,这近在身边、皎洁月光下的石碑和大字,都看不清楚。而且这石碑,假设不是在月光下,是在山石的阴影里面,这石头碑可不会像动物昆虫一样可以发出红外线,按理论讲,孙悟空应该能察觉这不是一个人的嘛。

从这些细节中可以嗅出来一点味道,那就是,孙悟空的超能力,又被什么给选择性抑制了。猴哥的超能力被抑制,三藏的恐惧被放大,八戒耳朵的灵敏度,也大幅攀升,从滚滚浪涛的声音中,他老猪就能分辨出来飘渺而来的鼓钹声,从鼓钹声中,八戒就能奇准无比的猜中那里有做斋的人家。三藏的分辨率更精准,马上分辨出来是他僧家的乐器不是人家道家的乐器。反正是一猜到有本家饭吃,一伙儿人就很亢奋,急冲冲没高没低的冲着鼓钹声去了。

漫过沙滩,然后他们就望见一簇人家住处,望过去约摸有四五百家,皎洁的月光下整个村子历历在目。这四五百家人家如果能一眼看到并且估算清楚的话,他们所在地位置,应该在村子地平线上三四十米的高度,这是最低的高度了,还得假设这村子是近似方形的分布。整个从石碑到这村子,地面高度落差应该没有超过三四米的高度,纵然这村子在石碑的下游,因为他们是“漫过沙滩”就到了这村子。就算有超过十米的高度差,也不能是在村边有一个急坡供他们站在那里观察整个村子,不然那河流就不是河流,就成了瀑布了。所以这个视野和观察,主角应该不是别人,应该就是孙悟空。

这个村子“倚山通路,傍岸临溪。”说明从村东边的山里面,有溪水流出来,有路途通往山里面去。“忽闻一阵白蘋香,却是西风隔岸送。”这白蘋的香气,您肯定不会认为是通天河对岸飘过来的吧?那就应该是这条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的西岸。现在他们一伙到了村边,这村子的西边应该是通天河,怎么这溪流也是南北向的呢?并且,既然他们闻到了西风从对岸吹过来的香气,那么他们必然在这溪流的东岸。那你猜这溪流是顺流而入通天河,还是逆流而入通天河呢?

如果是顺流而入,那么这条溪流应该就挡在取经队伍和村子之间,并且溪流半绕村子流入了通天河。那么,他们几个要进入村子,必然要经过一座桥。这条溪流不但有桥,还有渡口呢——“渡口老渔眠钓艇”。

话说之前师徒几个,从险峻的深山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来,没想到距离他们行走路线不远的地方,却有一条默默恭候他们行走的路……实在是,悲催啊。

哎呀,不管多么悲催,反正是已经悲催过了,还是研究眼前的问题比较好。话说两个小时之前,孙悟空为何要急翘翘的在这个月中十五的晚上匆忙赶路呀?其一老孙不知道前面有一条河挡住去路,只知道应该趁光亮勤勉修行。其二猴哥自己的精进中也渗透着燥进。其三,他们必须要加班加点的赶路,不然,不然后面即将登场的好戏,缺了他们哥儿几个就没办法儿开锣了。

 

(8)和尚惧丑僧

三藏在通天河前,内心那往日轻微不显著的念想,通通的汹涌而出了。这个怪不得的,因为,因为在车迟国的关难考验,对他来讲非常重要。通过了车迟国的考验,就证悟回到了他当初的境界。他当初的境界,也就是金身罗汉的境界,大罗汉。对他来说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重大成果了,原来菩萨认为,走到这一步对他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大难题,但是莫名其妙的是在号山关难中,他们四个集体掉链子了,低于菩萨的期待。因此等到了车迟国这里,考验就有点惊心动魄。

等几个人在漫长的夏季闷热的深山老林里钻了几个月,痛苦中的煎熬,对于三藏来讲有点吃不消。所以等到钻出险峻深山之后,三藏疲惫懈怠浮躁激进了。反而是八戒和沙僧,在长长的跋涉吃苦中,消去了不少迷障执念,脑袋清晰明了起来,境界获得了攀升。要不然你看整个这一次通天河遭遇战中,比起以往来,猪八戒遇事脑筋反应快、心态沉稳、并显得经验十足,差点让人忘记了他是一头猪。

然后正是被咱夸赞的这是兄弟几个,到了陈家庄之后,粗鲁莽撞,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个高太公家里给折腾个鸡飞狗跳。

之前他们听到的鼓钹声,正是这陈太公家里正在诵经做斋事的和尚们捣鼓出来的。过去僧道做法事,往往是有音乐伴奏的,用来奏乐的乐器,还往往都是本土化的,入乡随俗、就地取材。传统佛教音乐不是现在流行歌曲风格的小调,现在有些流行歌曲的歌星唱了一些佛教流行歌曲,还是流行歌曲。传统佛教音乐道教音乐,跟传统音乐一样,跟现在流行音乐目的功用不一样,流行音乐不是传统音乐,也不是古典音乐,风格差别蛮大。

中国传统音乐以调节心灵、目的是做精神推拿接骨治疗,中国传统音乐离不开传统乐器,传统乐器的发声、乐谱以五行阴阳为基本理论基础,采用五行生克的手段,做精神的针灸治疗,三两个音色,就如细细的银针透入了你心灵的淤滞通道。不知不觉中,给你做精神疗伤,恢复你的精神肢体。因为是从深层次上着手,中国传统音乐听起来感觉就清心寡欲、清汤寡水的感觉,就跟针灸扎在穴位上一样,感触轻微,可是解决的确是大问题。

宗教音乐当然是提萃了的传统音乐了,往更深层面研究去也,一般人听起来,并不会觉得怎么好听,只是会感觉平缓、干巴巴的没味道。当然了人家修行人听本来就不是为了追求感官刺激、也不是为了情感满足的。对于这种音乐,如果有一般人也认为美妙悦耳,十有八九并非听懂了。可是对很多修行人来说,也不一定听的明白,如果他说听明白了,顶多是口头认可赞许,以示自己有水平。各种法事场合下,这种音乐往往不是给人类听的,奏乐是法事仪式中不可缺少的一项内容。并且借助这种乐器的声音和曲调,神仙有神仙要使用的目的。

那么这里一群奏乐诵经的和尚,是不是真的明白了?显然没有明白,甚至还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愧是车迟国的和尚,他们不仅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甚至是为什么要出家做和尚,都糊里糊涂的了。正因为如此不堪,正在他们吃饱喝好兴致勃勃的念经的当儿,忽然间看见进来了三个奇形怪状妖魔样的和尚,尤其是首当其冲的和尚竟然是一头猪,他们被吓得魂不附体、腿脚不听话、惊慌失措的丑态,哪里像出家人,还不如这陈老汉和他们家人镇定。

和尚们正在念经作甚?正在做不伦不类的“预修亡斋”。这斋事名称的荒谬,让肚子里没几滴墨水的老猪都觉得不可思议,按照老猪的分析,搞这种破斋事的和尚,十有八九是扯慌架桥、哄人的大王。

通过这帮和尚的反应和老猪的评论,你就知道,这群人简直就是现在大陆寺庙中上班混饭挣钱的“和尚工作者”。他们在念伟大的佛经、他们在做伟大的超度事业、他们在演奏着跟神灵对话的音乐、他们是伟大的修行人,可是这些光环和光芒,丝毫不能掩盖他们浑身上下那洋溢四射的土鳖流氓气息。掩盖不住也就算了,你们毕竟也算是出家入了佛门的人,就算是在佛门里图个谋生的差事,也要有点起码的敬业心态吧?你看他们“难顾磬和铃,佛像且丢下。”

这群鸟和尚着实可笑,然而三藏却没过脑分析一下,这群和尚惊惧跌爬的丑态,并不是被三个丑陋徒弟给吓的,实在是他们装腔作势在这里骗吃骗喝、白吃白喝的愚弄人家,全然不顾人家要死人、依然端着和尚扮相去伸手吃喝拿要,岂止是骗子、简直是残忍冷血。

三藏没有去观察询问分析,照例是看到了是同行和尚就有了强烈的亲和心理倾向,对三个徒弟教训了起来。并且教训中,三藏还引用了明代高人王阳明的话来给自己撑腰。对比王阳明的话,衡量出来这仨徒弟“诚为至下至愚之类”来。别的不说,这见到怪物就落花流水的惨样儿、是真和尚吗?这因为灾难恐慌就把佛像磬铃乱丢的和尚、配修行吗?

三藏不知道,性情急快的陈老汉嘴里描述的妖怪,正是他本人的另一面。

 

(9)味相投

话说和尚们演奏与上界沟通、解决俩小孩无端枉死的音乐。没想到到了八戒和三藏耳朵里,就变成了香喷喷让人馋涎欲滴的味道。这哪里是在做法事,简直就是在奏乐表达:饭菜香、炕头暖、骗人赚钱真快乐。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嘴巴念经、手脚奏乐的时候,脑袋里塞满满的都是吃吃喝喝之类的东西。这样的人,不由自主的就通过音乐表达出来内心的想法了。然后等到唐僧一群真修的和尚一到,人家满身的正气和肃杀、让这群浑身邪气黑气歪气的鸟僧,自然是心惊胆颤、恐慌凌乱。人家惊扰实属无意,他们逃窜实因有鬼。这兄弟三人,见那些人跌跌爬爬,鼓着掌哈哈大笑。那些僧越加惊惧,磕头撞脑,各顾性命,通跑净了。

你就说吧,是不是以前每年这妖怪来陈家村吃童男童女,都是这群野和尚来超度哩?听到他们这种鬼水平的音乐,那灵感大王恐怕没食欲也给激发如同吃了鸦片一般,口水猛流、肚皮猛响、再不吃人就两脚发软、两眼发黑了。妖怪骗人吃、歪和尚骗饭吃,你看这陈家村真是倒霉,成了风箱里的老鼠一样,上游被人吃、下游被人吃,和尚吃完妖怪吃。这群和尚,明里不是妖怪一伙的,实际上干的勾当,跟妖怪的确是同行。

然后往下诸多细节描写,非常有现场感、人物心理活动和反应,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诸如老者喊家人掌灯的反馈;僮仆猛然看见黑影里浮现的猪头和蓝脸之后的反应;僮仆对老猪丢饭下口的观感等等等。作者尤其是从话语细节中,详细勾勒出来这陈老者的性格来,他反应、说话都是急快型的,开口语多重复。

猛然遇见问讯的唐三藏,他不了解人家来路,即想当然以为是来他家吃白饭的和尚:“你这和尚,却来迟了。”等到唐僧介绍完来历,他又热心的让唐僧招呼徒弟们:“请,请,我舍下有处安歇。”三兄弟吓了老者一跳,三藏数落,老者急回头作礼道:“老爷,没大事,没大事,才然关了灯,散了花,佛事将收也。”八戒嚷嚷着要吃斋,老者叫:“掌灯来!掌灯来!”老孙变作他侄子关保儿,唬得那老者慌忙跪着唐僧道:“老爷,不当人子!不当人子!”行者笑道:“可像你儿子么?”老者道:“像!像!像!果然一般嘴脸,一般声音,一般衣服,一般长短。”“是,是,是;是一般重。”“忒好!忒好!祭得过了!”这位性格活跃外向的老汉叫陈澄,他是哥哥。

他们兄弟俩,善于经营打理,并且乐善好施、尤喜布施斋僧等等。他们热衷上行善,并非是自幼家教、也不是学而知之,乃是因为年到五旬还没有子女,才知道是自己命里无子女。听说行善积德可以换来得子女的福份,于是陈澄就积极投入修桥补路,建寺立塔,布施斋僧,于是换来了一个女儿。而老弟陈清,则是由于供养关公关云长,求来了这个儿子。行善积德可以换来子女、专门祈求子女也可以,这种事情,在我们家乡也屡见不鲜。求来子女,会要折损一些另外的福份,并且求来的子女,跟现世亲友因缘不完全兼容。求子女只说明一个道理,人的愿望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是你本人发出来的、郑重的、一定会有另外层面的生灵帮你运作。哪怕是有人不是出于本意、却是强烈的,也一样会起作用,会随之出现超常的现象和结果。求善的好的、上界神仙帮忙运作,求恶的坏蛋、下界阴鬼上界恶魔都会帮忙运作。不管是善求还是恶咒,凡是发出这种强烈意愿的人,绝对都会在祈求的时候、提供交换条件,也就是代价、价码。交换其实是等价的。

等价交换,并不是说求一个子女的人,会损失一个子女或同等的灾祸损失。一般求子女的会折换一些福份、寿运,更多的是在子女生养中遇到很多挫折痛苦、以这种方式交换。而求恶的人,代价其实是双倍的,根本就不等价。

哎,你看我不是说等价吗?怎么一转眼就说是双倍了?当然是双倍的,行恶者全部都是双倍的交换价格,这不是不公平,这才是公平。因为,因为计较双倍价格不公平的人,全部忽略了一种损失和收获……

 

(10)灵感

澄,是让液体静止,让杂质凝敛下降,从而让液体变清的过程,过程的结果就是液体恢复清洁透明、没有了恶浊臭气。这兄弟俩的名字,恰好对应这个过程和结果。他们年过半百、通过积德行善拜神而去除了自己人性中的杂质,从而孕育了子女的灵根。

但是显然,由于他们掺杂着有求之心的杂乱信奉、胡乱膜拜,他们盲目的崇拜招来了一个半吊子神仙、另类妖邪,号称灵感大王。陈澄行善,却是为着自己的收获,当然,当他日久年深的行善成为习惯之后,他也获得了一个女儿的回报,他是真心向善了。可是,你看他供养一群傻里吧唧的野和尚、做污七八糟的“法事”,而且这些和尚不但白吃白喝、还索要钱财物什:熟米三升,白布一段,铜钱十文。从中可知,他对行善的本质是稀里糊涂的、至少是好坏莫辨。而他的弟弟陈清,则去拜什么关公去了,武灵关公关二哥忠义为先、爱的是国家大事,啥时候去管生男生女去了呀?

沉静不能让他们澄清,却让他们泥沙俱下,供养野和尚,跟供养半吊子神仙灵感大王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杀生养生。是的,供养野和尚、就是污蔑真佛真僧,如果是修行人、则是败坏师门、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陈澄陈清金鱼精和唐僧,他们一方面会干好事,就像陈氏兄弟所言“感应一方兴庙宇,威灵千里祐黎民。年年庄上施甘露,岁岁村中落庆云。”一方面,他们同时还理直气壮的干坏事“虽则恩多还有怨,纵然慈惠却伤人。只因要吃童男女,不是昭彰正直神。”

三藏来到人家门口、磨磨唧唧的还要玩礼貌,可是那陈老汉劈头盖脸的就说他:“你这和尚,却来迟了。”三藏糊涂,听不出来这话背后有多层意味。是呀,他一行急躁噪的赶路,反而却然来迟了,为何?因为他的沉静和理性,被抛在了后面。三藏的修行,迟滞太久了。他拖着沉重的包袱、拒绝放弃,那些日久年深的世俗的是非善恶观念,他拒绝放弃。

当他早期的时候,可以说是必然这样的,等到走到半道上,就得说时时事事他都应该想想是不是应该坚持。等到走到这阶段、可以透视微观、可脱离尘世的时候,他如果还坚持,那就会带来伤害。伤害自己、伤害周围人。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周围人的伤害,都是很大的。

话说这灵感大王,究竟是怎么个灵感了?陈澄兄弟说:“老爷!你不知道。那大王甚是灵感,常来我们人家行走。……不见其形,只闻得一阵香风,就知是大王爷爷来了,即忙满斗焚香,老少望风下拜。他把我们这人家,匙大碗小之事,他都知道。老幼生时年月,他都记得。只要亲生儿女;他方受用。”

说实话,这一路上什么样残忍、暴虐、文艺、愚昧、淳朴的妖怪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这么鼠肚鸡肠的妖怪,你看他,一个妖怪,还来来去去叶孤城一样鲜花铺路、遍体异香的,叶孤城是伤口恶化臭气熏天不得不掩盖,这金鱼精呢,莫非是单纯的喜欢涂脂抹粉?并且,它把人家里锅碗瓢勺都要牢记在心,你说你记这些东西有啥用嘛,啥意思嘛。这个金鱼怪,就跟雷锋一样,做好事不留名、光留照片,它给人家下雨、它罩着这里一方人家,同时它要人家对它感恩戴德、顶礼膜拜,并且还把人家当作自家圈养的猪猡一样、每年挑一对打牙祭。

开始看二老说它“甚是灵感”,我还以为会说它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知道天文地理什么的。没想到,这厮满脑袋塞的都是人家里的匙大碗小、老幼生时年月之鸡毛蒜皮事。并且,当孙悟空猪八戒变化了说要去那灵感大王庙去打妖怪,老者说出这么一件事情来:“常年祭赛时,我这里有胆大的,钻在庙后,或在供桌底下,看见他先吃童男,后吃童女。”你想想吧,有大活人钻在供桌底下,这灵感大王都灵感不到,是不是愚钝的够呛?

再后面灵感大王看到孙悟空变化的童女不怕它,它反而胆怯心慌起来。通过它心内独白自述:“常来供养受用的,问一声不言语;再问声,唬了魂;用手去捉,已是死人。怎么今日这童男善能应对?”看明白了吧,这厮基本上是从来没有吃过活人的,遇到一个不怕它的活人,它反而是接受不了的。

愚钝、怯懦,是这个灵感大王的关键词。并且你看它,对老百姓家的鸡毛蒜皮阿猫阿狗研究那么清楚,是不是很像唐三藏的博闻强记……

 

(11)别怪老天欺负你

听闻陈老汉述说儿女艰难、与这灵感大王的龌龊行径,三藏止不住泪落、怨天怨地的。行者便就递话过去逐言试探,并用一馊主意勾兑于他。眼看那妖怪着实刁蛮、只吃通过它实名认证的亲生童男童女,这一意外回答,让行者顿生恻隐之心。

孙悟空早就打定了主意,可是就是不说。只是继续跟那陈清老汉递话:“原来这等。也罢,也罢,你且抱你令郎出来,我看看。”陈清老汉抱出来儿子关保玩耍,孙悟空继续不说话,却就摇身一变,变作一个完整克隆版关保儿出来。但是这时候,陈清的反应你看,他慌忙跪着唐僧道:“老爷,不当人子!不当人子!这位老爷才然说话,怎么就变作我儿一般模样,叫他一声,齐应齐走!——却折了我们年寿!请现本相!请现本相!”他这话什么意思?他说不当人子是责骂自己叫唤儿子、却有两个人在回答,其中一个当然是孙悟空变的了,孙悟空回答了他叫的“我儿”,让这位老陈不但没觉得占了便宜,就像我们广大中国人一样觉得嘴巴上过瘾。他反而觉得是自己该骂了。他说自己“不当人子”,乃是因为他占了孙悟空的便宜,这便宜不该占,并且会因为占了这便宜,他认为是对自己年寿的折损。孙悟空把脸抹了一把现了本相之后。为了表示谢罪,那老者又跪在孙悟空面前。

是孙悟空自己答应的嘛,要按照现在人们的道德素养来看,这肯定没有陈老汉什么罪责、孙悟空自己答应的、老汉也不是叫他而是叫自己儿子的。但是显然老汉不这么认识,过去几乎也没人这么认识。只有当代的一些中国人,才喜欢这种阿Q式精神胜利法。

老孙这般摆显,其实是给大家看,给陈氏兄弟看,让他们亲眼看见从而确信自己有能力去替他们解围。眼见为实,心里踏实。这决定,可不是唐三藏安排的哦,是孙悟空自己决定的。孙悟空现在呀,再不是冷酷到底的孙悟空,他的心肠现在可软了,人家有了菩萨心肠。

而这时候,三藏在干吗呢?他一方面在流眼泪,一方面在责怪老天呢。他说:“这正是古人云:黄梅不落青梅落,老天偏害没儿人。”他不是对汉地传统文化知之甚深嘛,应该知道天命无常、应该知道天道无私的嘛。怎么他会说出来“老天偏害没儿人”这种古怪的话呢?是不是被老汉的情绪感染、入戏太深了造成的?

孙悟空方案设计好了,在孙悟空的棍子下,猪八戒也答应无偿友情参演了。唐僧明言的要求他们兄弟二人替换前往那灵感大王庙::“悟能,你师兄说得最是,处得甚当。常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则感谢厚情,二来当积阴德。况凉夜无事,你兄弟耍耍去来。”三藏说的很明确,一救人重要,二感谢人家盛邀吃喝的款待,三嘛是为了修炼积累功德,四呢就是秋天的夜里好凉爽、外出耍耍逛逛也相当不错。

其实,你知道,唐三藏的这些话,都是明面话,他真实的出发点,根本就不是为了救人报恩积功德。他是为了什么呢?下一回中,第二天面对大雪和冰封,他自己就说出来心里话了:“昨夜愚徒们略施小惠报答,实指望求一船只渡河。”两个徒弟在张罗着救人,他则在那边厢拨弄自己的小算盘。推动行善,唐僧不为救人,只为自己前程。

怪不得他面对一群半吊子野和尚浑然不觉,。怪不得通天河这应该养育灵感圣婴的好地方,养育出来的却是一个客邪妖孽。

(第四十七回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