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心猿遭火败 木母被魔擒)


播放音频

 

(1) 此起彼伏
(2) 个个都在梦游
(3) 不可不有的敬意

PDF

TXT订阅

PDF订阅
mp3播客
mp4播客

 

(1)此起彼伏

上一回,其实还有蛮多细节非常值得细细的参详的。篇幅所限,只略略的提一下就过。孙悟空提及的精魅绰人元神等异事,诸位可以参考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外篇,如能把内篇与外篇当作一篇著作的两个侧面或两个层面来研读,相信会有惊人收获。从内容上,内篇讲的都是炼丹等等技术琐碎活计,外篇讲的是如何入世达济天下、甚至是做官的非常世俗的道理。

但是他两个著作,其实是一体的。内篇可以接壤老子的道德经,外篇可以接壤孔子的学说。《抱朴子》等于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著作,上接修行,下接世俗。内圣外王之道,在西游记问世之前,《抱朴子》是写的最清楚的了。

但是,毕竟,《抱朴子》还是有意的把内外给明确的区分开了,导致了很多人以为两部著作毫无干系,不识货的人就只读内篇,炼丹啊、降妖啊,多来劲多刺激嘛。

西游记是把这些深与浅的知识,毫无PS痕迹的给揉合在一起去了。通过人物的设定,把档次拉开,通过故事的设定,把浅层的人伦与高深的修道给变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极其有趣的故事。

看不到修道层面知识的人,一定会对三藏的彬彬有礼感到敬佩,他忍辱,宁可自己吃亏,也不会去伤害任何一个生灵,哪怕是妖怪。他喜欢表面行为的涵养,做事情都尽量保持温文尔雅的做派。不见到人家的人,他从来不擅入别人家里。见到人家的人,他则非常客气非常客气,很给别人体面。

当然,很多人,包括我,常常对他的善有余、而眼光低俗感到憋气。这就是表面,我们能够意识到,善,面对不同层面的东西,在不同的层面上,衡量的准则是不一样的。

善的一面如此,恶的一面更是如此,在不同层面上,恶的思念,也会变得你想象不到的可怕。是啊,我说的就是唐三藏的躁热情绪、游浮不定的心态。

你看他,一路上,每每的想要快点到西天,经常是对自己还这么慢悠悠的进程感到烦躁、迷茫,现在的他,已经是到了这种地步,他甚至已经把修行放到第二位,把到达西天当作第一目标了。

同时,他还要照顾自己的善心,每次遇到落难人士的时候,他都不肯放过行善的机会。为了行善,他也不考虑自己的状况和处境,以及是否有行善的能力。所以,只要是有落难者出现,他都要行善。同时,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早日到达西天取得真经的大事儿,他则把自己揽过来的行善业务,一概抛给孙悟空落实。这样,既得了行善的美名,又免了行善的苦行。的确就像大话西游里面唱的:西经我取,黑锅你背。

所以,这关节上,他们遇到红孩儿,实在是命中注定的,只要他修行,就一定会在这种节骨眼儿上遇到。什么节骨眼儿?就是那种淤滞淹留的过程中,孕育出来日益炽盛的躁热轻浮之情绪的时候。

思求进取,不是躁热轻狂,唐三藏尚不懂得这一点,但是菩萨绝对知道。所以,遇到红孩儿实在是注定的。不管他进哪一门修行,都是必须要面对这个考验的。正所谓“未炼婴儿邪火胜。”

红孩儿并无攻杀之能,可是红孩儿的后台不是他的三昧真火,也不是他的妖怪老爹李刚,这股烟熏火燎的邪气,最大的后台在中央,就是这个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大好人:皇帝的御弟。就是他发出来的这股熏天的乌烟瘴气,其臭气之大,能把孙悟空给熏得半死,让沙和尚和猪八戒也搞不掂。其实,是三藏搞不掂自己了,驾驭不了自己修行中滋生的魔障,反而被魔障所驾驭。就像一个蹩脚的足球运动员,让我们这些观众,分不清了到底是他在玩球,还是球在玩他。

猪八戒要去南海拜访观音菩萨求救,结果他发现红孩儿这里的山峰,高得连他这个天蓬元帅都飞不过去。别说老猪飞不过去,连红孩儿自己也飞不过去。为何说这山高得他们都飞不过去?小说怎么说的了?

小说如此说:“却说那妖王久居于此,俱是熟游之地。他晓得那条路上南海去近,那条去远。他从那近路上,一驾云头,赶过了八戒。”如果真的是山不是很高,这一跳到天空,那还不是一马平川的想飞哪儿去飞哪儿去?红孩儿也用不着抄什么近路了。如果老猪能飞得高过山头,那他也不需要设计什么行走路线了。

其实小说老早就说了:高不高,顶上接青霄;深不深,涧中如地府。……山后有千万丈挟魂灵台……

你要说这山高吧,可是在孙大圣的脚下,简直就是土疙瘩、石头包一样,“好大圣,说话间躲离了沙僧,纵筋斗云,径投南海。”在孙大圣的脚下,简直是没有山没有峰。

脱离了尘世的修行之婴孩,如果不注入神性,则自然就是被魔性所驾驭。这魔性并非天然的婴孩自带的,却是因为唐三藏试图用他已有的尘世之人性去注入,这人性中,杂质斑驳,在尘世中看上去很好也的确很好,可是到了上面,里面的杂质,却浮现出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魔鬼的面孔。

至于这躁热情绪,是唐僧表面的安静、内心深处的不安静给憋出来的。小说中说得明白“道德高隆魔障高,禅机本静静生妖。”他的静,是有杂质的静,杂质也是硬邦邦的好像是钢铁一样,可是杂质是不能熔炼升华的、也不能粘合的,不能对成型的钢块贡献任何功用。

对于三藏修行中的问题,由于孙悟空也出现了不该有的情绪,其实孙悟空自己也陷入了迷局。这时候,平日里两个看上去蔫蔫儿的没见识的家伙,却表现出来了他们令人尊敬的睿智来。

 

(2)个个都在梦游

超离人世间层面的生存状态,真不是我们凭空可以想象。都以为神仙们神通广大,想不到不同层面的神仙神通大能也是高低不同的。都以为神仙们高高在上,殊不知他们对人类也有倚赖需求。上一回说到孙大圣施展三头六臂的神通打出来一伙儿神仙,却个个都是穷光蛋。

神仙本来都是富有得很的,怎么就变成穷光蛋了?原来是,他们在人世间的庙宇被拆,失去了世间常人们的供奉,所以少了吃喝、断了粮饷。好奇怪呀哈,他们竟然是离不开人世间供奉的!通过孙悟空的嘴巴,可以得知,这些山神、土地,原来属于阴神、是阴鬼之仙。他们这些下界的阴神,通过向人类提供道德秩序的维护、庇佑,以获取人类供奉做衣食俸禄的,他们跟人类是相互依存的关系。

他们的吃喝,是怎么获取的?难道就是人们供奉了的那些贡品吗?好像是,好像也不是。这里面有真机,诸位尽可细细的参详。

既然是真机,就总是出人意料、想不能当然。别说对你我来说如此,对这个孙大圣也是如此。孙大圣按照他的想当然,认为红孩儿会认自己这个亲戚。孙大圣想不到的是,这个红孩儿其实就是个不知伦理纲常的浑球小霸王,并且还是个满脑子扭曲观念、满腔怒火、一心要报复社会的红色愤青。

结果呢,孙悟空因此而吃足了苦头。倒是在人情的世态炎凉上,沙和尚、猪八戒都比他清醒多了。眼看孙猴子信心满满的样子,沙和尚无奈的笑了:“哥啊,常言道三年不上门,当亲也不亲哩。你与他相别五六百年,又不曾往还杯酒,又没有个节礼相邀,他那里与你认甚么亲耶……”老孙这当儿傲慢得很,哪里听得进去沙和尚的冷言。本来就是一门远亲,这孙悟空偏偏要强攀托大,结果呢孙悟空的热脸皮、贴上了一块红烙铁。

孙悟空脸丢了、战败了,还被没有义气落跑的猪八戒讪笑:“哥啊,你被那妖精说着了,果然不达时务。古人云:‘识得时务者,呼为俊杰。’那妖精不与你亲,你强要认亲;既与你赌斗,放出那般无情的火来,又不走,还要与他恋战哩!”说起来,其实老沙和老猪,事先都知道孙悟空一定会碰大钉子的。

当钻到了牛角尖里面的老孙两眼一抹黑的时候,沙和尚又一次表现出来他的睿智,当孙悟空猪八戒在那里忙着斗嘴的时候,沙和尚倚着松根,笑得騃了。原来他想到了相生相克的理、可以搞掂红孩儿。

孙悟空的武功高了,智商却低了。老沙老猪的武功不济了,智商这时候就很平衡的高了上去。

从小说中,早就点出来了,这一关中的沙和尚,是心里面雪亮的。就早在唐三藏被红孩儿骗倒、孙悟空背着红孩儿落单的时候,小说中写了一首诗,点到了沙和尚、白龙马他们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也不能说,也不能流露出来:“意马不言怀爱欲,黄婆无语自忧焦。”

当然,沙和尚献策以水克火的计谋失败了。小说中写到,因为三海龙王用来灭火所降的雨,浇不灭这红孩儿的三昧真火,非但浇不灭,这水浇上去还如同油水儿一样有超好的助燃效果。

当然这跟沙和尚没关系了,也并不能说明沙和尚提出的相生相克的计谋是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龙王们率众所降下的瓢泼大雨,只能灭得了人世间的凡火。这人心头的三昧真火,丝毫不会受到这人世间雨水的影响。

看来是龙王们没本事对付红孩儿的三昧火呀。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因为龙王们没有降下能浇灭这三昧真火的真水耶。小说中说得明白“原来龙王私雨,只好泼得凡火”。

这句话中,有一个点睛之字“私”。这个私,是龙王未经请示玉帝,自己做主所下的雨。龙王自己做主下的雨,就不是上界之主加持所下的雨。失去了上界加持的龙王,他们下的雨就只有凡俗雨水的效能。其实呢,龙王早就跟孙悟空说清楚了,是孙悟空自己毛毛躁躁的急着要去斗红孩儿,他听了也没入耳朵。出发之前,东海龙王就说:“大圣差了。若要求取雨水,不该来问我。”“我虽司雨,不敢擅专;须得玉帝旨意,吩咐在那地方,要几尺几寸,甚么时辰起住,还要三官举笔,太乙移文,会令了雷公、电母、风伯、云童。俗语云龙无云而不行哩。”并且这场雨,也很离谱,连风云雷电都没有!

是孙悟空自己主动放弃请求玉皇大帝帮助的,行者道:“我也不同着风云雷电,只是要些雨水灭火。”小说说他孙悟空欺心失礼仪,看来不仅是对红孩儿的、也是对龙王和玉皇大帝他们的。

是呀,这个私,根源上来说,是孙悟空的私,源头就在他这儿。结果呢,这个私心给他带来了一次生平罕见的苦头。

龙王们,其实,你知道,他们是很清楚自己的私雨是浇不灭红孩儿的三昧火的,大家都是神仙,决然不会连这点小事情都不明白的。但是他们还是很配合的听从了孙悟空的吩咐了。为何呀?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孙悟空他们修行中的关,就配合你演戏呗。

猪八戒关键时刻振作神威,救了被自己的私心和师父的虚火给熏得半死的孙悟空。

但是当他们想起来向菩萨求救之后,猪八戒表示要前往南海请菩萨,忽然又发现礼仪很重要的孙悟空,又过份的重视起来仪礼之事,画蛇添足的交代猪八戒那些他自己都甚少遵从的礼仪来:“若见了菩萨,切休仰视,只可低头礼拜。等他问时,你却将地名、妖名说与他,再请救师父之事。……”想来是这猴子,后悔之下,想起来平日里师父唐僧的温软模样,就按照唐僧的举止仪态来描述一番,交代给猪八戒。

结果呢,结果很悲剧,过犹不及,他这份加码的好心就被妖怪给钻了大空子,把老猪给送到妖怪手里了。老孙生怕老猪对菩萨不尊重,对菩萨不够尊重。所以才交代色心严重的老猪低头礼拜不可仰视。事实上,这取经团队里面除了唐僧之外,其他几个人对菩萨都是绝对的尊敬的。唐僧对菩萨的尊重,在表面行为和思想是,是绝对的。在内心深处,从他之前的处处对孙悟空看不惯上,就体现出来他对菩萨的信任,并非根本上的。

结果呢,正好是瞎猫要捉死耗子,这红孩儿和妖怪们就恰好的在猪八戒跑路的当儿,看见了还没有绕到高山后的老猪,于是红孩儿就顺便变成了菩萨、顺手的捉了老猪来。老孙的谨慎,老猪的蒙昧,就让红孩儿守株待兔的给撞上了。

显然这完全不是红孩儿高明心眼儿多,只是这修行中的人的弱点,是菩萨早就看清楚的,早就安排了对症下药的红孩儿呆在这里等他们撞上来。

红孩儿哪里懂得菩萨界的高深,他只是从人情上扯慌来骗老猪。而正好呢,这老猪也不懂菩萨境界的高深,红孩儿俗气的人情,正好击中了熟知人情世故的他的人心。老猪精明的人情世故,骗倒了老猪。这就是瞎猫和死耗子。

老猪也没动脑筋想想,修行就是降妖伏魔的,菩萨怎么会可能跟妖怪有交情?怎么菩萨会让他这个修行人向妖怪陪不是?唐僧和自己都是菩萨的弟子,怎么会向妖怪去讨要?

 

(3)不可不有的敬意

取经团队里面的人,水平参差不齐,能力也大小各异,智力水平也有高有低。一路上,大家总是被猪八戒的愚昧小样儿给逗乐,也经常有人觉得这沙和尚闷葫芦一样的像个可有可无的影子,尤其是那个白龙马,一路上基本就是走路走路走路,全无修心的过程。

但是最终他们每个人都得到了生死的超脱,还有档次的提升。好像是只要你修了坚持到底了,就会保证有收获一样啊?真是有点共产的色彩……

其实不是的,固然,他们每个人都各不相同,可是你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他们的修行状态,此起彼伏。尤其是在初期的时候更是这样,孙悟空厉害的时候,唐三藏往往糊涂。唐三藏清醒了,老猪沙和尚或孙悟空,又心里别扭起来。等到他们都不行了的时候,别急,还有白龙马呢,白龙马在大家都消沉的时候、企图放弃的时候,反而进入了最精进状态。

这样的话,虽然每个人水平不同,但是,由于搭配精当、安排精准,竟然让一个个单独的谁也无法完成修行过程的这些家伙们,通过互相弥补,互相帮助,都走到了修行的终点。这个安排,实在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人世间也无这样的绝高智慧。什么是普度众生的菩萨和佛?这就是了,他们的能力和智慧,能让炉渣变成钢锭,能让钢锭变成绝对纯的钢锭。

他们的智慧,深刻研究到你的每一个细胞中的每一个化学元素,深刻研究到你的过去和未来,让大家修行人,优点和优点互补互助、缺点和缺点互磨互助、优点和缺点竟然也能互相研磨、最终达致一起都升华上去。

在唐三藏孙悟空都迷了心智的时候,老猪振奋起来。当然他的智慧也就是那样,可是,他虽然被妖怪给轻易的骗到,然而是罕见的旗枪不到,依然是这一刻的团队的领军人物、精神领袖。

老猪的振作,救了孙悟空一命不说,还大大的鼓舞了孙悟空呢。老猪让变作苍蝇前来打探消息的老孙满意的笑了:“这呆子虽然在这里面受闷气,却还不倒了旗枪。老孙一定要拿了此怪。若不如此,怎生雪恨!”

话说到这里,阅历深广的朋友们,一定知道,写到今天为止,咱这儿把修行团队中非常非常重要的机要,都说得大白于天下了。

遇到不如自己的修行人、或其他门径的修行人,心胸狭小的人往往会因为别人不如自己而洋洋自得,甚或贬低别人的人格、否定别人的成就,从而抬高自己。或者反面,遇到比自己强的、好的同门异门,妒忌、仇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

层面的高下、质地的高下,固然有区分,只是,不同层面不同质地的生灵,才构成一个真实的完整的世界,就好比一栋高楼,地基、低层、你就是顶层也不可脱离,不是吗?

顺着这个道理想下去,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事物,不管你觉得多么的冗余、渺小、不值得存在、不应该出现,深深的探究下去,终会发现,都有它不可不有的存在之必要、对这个世界的存在和运行有着无法替补的功用。中国传统文明的“敬”,深意即如此。

其实,还有一个没说的机要,就是你别看这如此艰难的修行、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其实呢,完全在菩萨和众神的掌控之中。你别看你修得惊心动魄、吓得死去活来的,事实上一直在严密的保护之下。只是这种保护,不是那种溺爱的保护、也不是对儿女一切包办的无良父母的保护。

并且,修行的路途之真实,断然不是凡世间人生中的酸甜苦辣能比的。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在对心灵的冲击上,跟修行中的冲击一比,简直是梦游一样的。所以,我个人就觉得,这才是真实的活着。

(第四十一回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