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下)(拯救驼罗禅性稳 脱离秽污道心清)

播放音频

 

第六十七回(8) 定力

话说刚刚还被怪风给唬得把脑袋埋在地下,一向以大老粗形像深入人心的老猪,忽然间绽放出了一幅资深文艺青年的扮相。

深沉的双眼,忽然绽放出光彩,眼睛下面的大嘴巴,慢慢咧开,骤然冒出一串欢快的笑声,与深沉的道理:“好好好,妙妙妙,原来这位曾谋面的妖精,是个谦谦君妖,咱们不要伤害他,应该,和他一起愉快的玩耍,成为好好的朋友,做彼此的天使。”呼呼的风尾过处,他,必须以至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满脸的土渣渣才不会掉下来。

猪哥哥的这番惊艳的深沉,生生的把边上的老沙给惊呆了。眼看着妖精越来越近,时间紧迫,老沙来不及品味老猪哥的深刻内涵。,只好赶紧直接请教猪哥:“你总是这样凝望那些日升月沉无家可归的忧伤,又不曾迎面相逢,怎么就知对方也是你这样的文艺青年哩?”

八戒道:“古人云:夜行以烛,无烛则止。你看他打一对灯笼引路,这般斯文扭捏,必定是个好的。”

老猪这番驴唇不对马嘴的引经据典,让老孙、老沙竟然无言以对。他俩同时在困惑:老二今天这是怎么了?连还没见到影子的妖怪,居然都能分辨出来公母!老猪神通长进了?到底他这是什么神通?……怪不得他忽然这番文艺腔,原为料到前来的必是女妖。

老孙老沙都记得,原来,《礼记》之内则云: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以烛,无烛则止。

可是,可是,瞬时间这妖怪就近了,那老沙就看得分明:“你错看了。那不是一对灯笼,是妖精的两只眼亮!”老猪闻听,眯眼一瞧,虎躯一震,飞扬的风度瞬间冰冻、碎了一地:爷爷呀!妈妈呀!眼睛都这般的大呀!不知道嘴巴张开得有多大呀!

看着老猪瞬间瓦解的自信,老孙同情的大度的拍拍老猪的肩膀安慰:“贤弟莫怕。师父交给你两个,妖怪交给我自个。待老孙上去讨他个口气,看他是什么妖精。”

老孙是大大的好意,可自信崩盘的老猪,就跟打老虎行动下所有被抓捕的权贵一样,人格涂地、毫无骨气和义气的出卖老孙:“好哥哥呀,要是你被妖怪捉了去,就你自己被吃了就好了,不要供出我们来呀,我们还要保护师父去取经呢。”

咱们食不厌精的摆布老猪的可笑,实际上,是因为老猪的思维方式,是典型的人世间特有的思维方式。

“黑云漠漠遮星汉,灯火无光遍地幽。”陷入绝望状态中的哪一个人,不是这种惊恐而黑暗无边的感觉,不是这种认为自己藐小无力,毫无存在价值的一粒微尘?我们人类,从现象中获取对外物的感知与感受,规律的持续的感知,进入人体而固化成型,这种成型的一个又一个看不见的东西,便成为我们对这个世界认识的能力,适应世界的通道,因为,它们,在外物与人体的内在之间,构造了一个转换系统。这个转换系统,让我们适应这个世界,也禁锢着我们认识真正的世界。

人类自己总结的认识,究竟哪些是真正的与外界同构的,哪些是非同构的,人类自己,不可以知道。因为,人类的认识方式,默认方式是内化的、而非与外界融洽。人类的探索,是内化的自同构,在摧毁与内化的再构造交织下的,自我解释。

而人类,不该只有这些。

第六十七回(9) 不动如山 其实很难

有朋友困惑,老猪卖力的喜剧演出,跟定力有什么关系嘛。是呀,搞笑怎么能跟定力扯上关系了?简直是胡乱联系,哗众取宠。说不定此篇就是个代笔。

是的,对于在下来说,唐僧与八戒,在面对孙悟空、面对妖怪时候的各种反应,就完全反映了他们日常修行的定力。这方面吃过苦头的修行人,是会知道里面的滋味的。

当孙悟空主动招揽打妖怪买卖的时候。八戒的反应是:“你看他惹祸!听见说拿妖怪,就是他外公也不这般亲热,预先就唱个喏!”三藏的反应是:“这猴儿凡事便要自专。倘或那妖精神通广大,你拿他不住,可不是我出家人打诳语么!”

八戒和三藏的话,从世俗人的层面,八戒三藏的反应是精明的,睿智的。从初步修行者的层面看,八戒三藏的反应是心动神摇、没守住心念的,修行人的反应应该是没反应才对的。从心能静下来的层面再来看,心没动,灵光却在观察,才是更加恰当的。毕竟,心不动不是麻木迟钝的僵死,却是超脱到细微之境的不为之扰动。

毕竟,心从动到不动,是一个过程,而且是一个境界提高的过程。那么,八戒和三藏的心被孙悟空的反应给刺激了一下,扰动不已,本来就是修行过程的一步,正常又正常。可是,八戒的世俗执念,激发了三藏的负面联想,杂念骤起,扰动了清净的真念之后,杂念做主。三藏的杂念变成态度和话语,等于是肯定了老猪的俗念,反过来又激发了老猪,以至于,本来就俗念沉重的老猪,越往后越不像话越搞笑。

是孙悟空第一个看到,那风头过处,天空一片漆黑中,隐隐的两盏灯来。但是,孙悟空没有放纵俗念的联想,去断定那必定是两盏灯。孙悟空敏锐而犀利的,低头叫喊两个连头也不敢抬的俩师弟。连同样瞪着眼看到那“隐隐的两盏灯”的沙僧,也没有下结论,那就是“两盏灯”,沙僧跟孙悟空一样,保持克制而冷静的观察。

这时候,就算是初步判断是两盏灯,也不是过错,唯一不对劲儿的地方,在于妖怪夜黑风高的才好吃人、干嘛还要扛着俩灯笼。当然了,读者知道答案,这妖怪,不想扛着这对儿灯笼也不行,它注定了是打最亮的灯笼、走最暗黑的路、做最低档的妖怪。

老猪的反应,来自他脑袋中一个古人信条的驱使“夜行以烛,无烛则止”,这个信条,被一个观念给嫁接到了另一个结论“他打一对灯笼引路,必定是个好的”。这个桥梁观念便是“按照古训走路的,必定是个饱读诗书的、或君子风范的;读书和举止有教养的,必定就是好人。”由外在的举止、推断内在的品质,本身是正确的,但是呢,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里面存在的逻辑问题。

且说另一个推理的问题。事先,驼罗庄的人已经明确表示,这个长大的妖怪,吃人伤生,冷血内向。这已经是不能忽略的大前提。就算它打灯笼,并且衣着考究,个人卫生习惯良好,那也顶多是个穿着西服的流氓而已。就像电影《杀破狼Ⅱ》中衣着精良得体、举止斯文的监狱长,实际上贩卖器官、残忍而扭曲,这种人,其实是人渣中的VIP、流氓中的战斗机。在这个前提存在的情况下,实在是无法展开老猪后续的联想和推理。

一念不正下,稍有触因,便入幻境,自我编制、构造迷梦人生,正是老猪唐僧修行中心神不稳状态下必然的演进结果。定力不足,不正是如此,如此轻易的杂念纷纭、东西莫辨、是非难分么?您敢说自己没有经历过?不可能的啦。

而老猪,在协助孙悟空打妖怪的过程中,被孙悟空协助着,从杂念狂野,一步一步,收敛了心神。

第六十七回(10) 互相扶持的路

孙悟空主动出击前,那老猪给吓得气节全部沦丧,哀求孙悟空要死你一个人去死:“哥哥,不要供出我们来。”在私心邪念的重压下,老猪一时间没了自己,什么胡话都脱口而出了。实际上,每一个你、我,经常不也这样么,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胁迫、诱惑……,不也经常是这样?

孙悟空二话不说,嗷的一声就冲上去拦住那妖怪。眼看猴哥这汹涌的气势,八戒按着已经给吓得发闷的胸口,喘了口气。往往,总是在我们六神无主、正念涂地的时候,总是有人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挺身而出,成为我们精神的支柱,心灵的救星。

孙悟空的勇猛,给了俩师弟胆气,这人吧,有了胆气,也就有了头脑,有了自我意识到清醒。恢复了主意识的八戒、沙僧,已经逃回李家院子的他们,不再躲避筛糠,便站在李家院子的天井里,抬头观看师哥与妖怪打斗。老猪、老沙,旁观中,慢慢静下心,这静观之下,慢慢的也就看出门道来。他们恢复镇定与修行人的定力,足足花费了至少五六个小时,为此,孙悟空也稀里糊涂的与那妖怪痴缠打斗了五六个小时。

而恢复了心智的猪八戒,脸上的肌肉开始听指挥,能绽放出笑容了,并且他也不畏惧那妖怪的硕大无朋了,也有胆子冲上去给猴哥助阵打妖怪了。

冲到第一线的八戒,开口就发布自己对妖怪观察的独家见解:“这妖精好枪法!不是山后枪,乃是缠丝枪;也不是马家枪,却叫做个软柄枪!”山后枪不知是何种枪法,老猪说得出来,老孙也没有异议,应该存在过吧,缠丝枪、马家枪却是历史上有过的传统枪术。老猪一向喜欢信口开河,这在孙悟空和我们的心目中,已经形成了定论。尤其是,打得过瘾,打得热血沸腾、久不能胜的孙悟空,心里确有些焦躁,闻听老猪这派招牌式胡言,行者道:“呆子莫胡谈!哪里有个甚么软柄枪?”

但是,实际上,作为修行人的老孙,这时候差一点放过了原因背后的原因。不过呢,这时候,作为修行人的老猪,并没有因为猴哥的呵斥停了嘴,而是点出了破绽所在::“你看他使出枪尖来架住我们,不见枪柄,不知收在何处。”

这句话,点醒了孙悟空,打了几个小时,还真没注意到啊,这妖怪的确是怪怪的枪,使枪么,双手对枪的掌控能力的确是事关生死的,但是这厮,居然耍得花花的屡次脱手、却抡棒子打不飞它的枪,好奇怪、好奇怪,枪法棍法本是一家,自己这么擅长使棍简直可以号称棍神、却一直瞧不到对方一只妖怪的破绽。并且,孙悟空还就此意识到另外一个奇怪问题,就是自打出道以来,从来没遇见过这么长时间不说话的东西呢。毕竟么,老孙是老江湖,转念之下立刻想到:有可能吧,这厮还是个没成型的妖怪,未归人道,阴气过重、人气不够,以至于它的念力还无法构造变化出来完整的人体结构。

想到这里,老孙的脑袋里灵光的火花猛窜:“只怕天明时阳气胜,他必要走。对对对,等它要跑路的时候,一定赶上,不可放他。”孙悟空在猪八戒见解基础上的推论,也得到了猪八戒的赞同::“正是!正是!”

看见没?这就是修行人的互相促进。一起互相帮助督促、互相借鉴,实际上,是非常有益、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既然看到破绽所做,于是,事情就这样转机了。到了东方发白时刻,阳气上升,那妖怪果然是浑身燥热难忍,当然了,人家是一条昼伏夜出、打家劫舍、与污秽臭气为伍的无产的红鳞大流蟒。

这妖怪,没本事搞爆炸、没资源劫飞机,却让西游记中的一号武生孙悟空痴斗了不低于六个小时,而拿它没办法,不奇怪吗?

不奇怪,因为它是一条蟒蛇呀!

蟒蛇怎么了?蟒蛇就能抗得住孙悟空?而且是这么低级的蟒蛇,天亮之后只能让孙悟空猪八戒追着满山跑的蟒蛇。您是不是,感觉更奇怪了?

第六十七回(11) 八戒虚心学习

在中国古代的冷兵器时代,所有的长械,最终都是以枪法为根本之法。所有的短械,最终也是以短刀、剑法为基础之法,而刀法,又为剑法所涵盖。剑法,短枪,又是一家之法。棍加了枪头,就是长枪、短枪,枪去了头,就是长棍、短棍。猪八戒说的山后枪,可能是使用难度极高的锁链枪,究竟是不是,不可考,咱不是专家。冷兵器中的流星、软鞭,使用方法便类似于猪八戒所创造的名词:软柄枪。

枪棍是一家,枪为百兵之王。而且,枪法在过去,即是龙法,现在说是手臂的延伸,过去认为是人身体气脉的延伸,用得高明的人,枪棍就似乎与人体的脉络,化为一体,有了灵气。在古代,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龙蛇一家。这条蛇,头上还长出了肉角,过去还有一种说法,蛇脑门上长出了肉角,就不能称呼它为蛇了,人家已经升级换代,得称呼它为小龙了。

因为如此,孙悟空久斗无果。尽管那蛇只会招架,不会攻击,只要天不亮,孙悟空、猪八戒依然会拿它不下。但是,只要是妖怪,便是不圆满的道行,只要是不圆满,便是有漏的,只要是有漏的,就架不住明眼人的观察。你看,对这个妖怪,老猪看出个门道,老孙看出个门道,妖怪的败落便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了。等到那妖怪逃回到山窝窝的家里面,你才发现,这看上去威风凛凛、披金挂玉好像大干部的它,却原来,全部的好家产,都披挂在身上,寒酸的洞穴里,家徒四壁。没有被子,只好自己的皮弄得像锦被;,只有腥气,便只好满身红鳞模拟一下红光仙气;没有财产,那就肉角好似千千块玛瑙。还没有人样呢,一个妖怪,爱面皮就已经爱到这等地步,也真是奇葩。

鸡不够、鸭来凑,极爱面子的人,几乎都不是高智商。作为妖怪智商这么低,也难怪它千儿八百年的也成不了人样,修行人吧,也一样,你那么爱惜自己的面皮,就算你修得自己十分满意,也是如同这条蛇一样,全部的德行,也就是一张漂亮的皮壳壳罢了,除了换取点别人的称赞,毛用都没有。

而这时候的猪八戒,在捉妖和提高自己的同时,也表现出了对自己面皮的爱惜。他被蛇给撞翻,听见从洞穴里传来的孙悟空的吆喝声,就由于脸面无光、羞愧不已,忍痛装威武,拿着钉耙对着草丛胡乱扑腾。被老孙看出名堂后,还要给自己铺个台阶下,声称自己在打草惊蛇……

这就是,人世间的聪明,用在修行上,往往会表现出傻缺症状。

你看那猪八戒,与孙悟空追赶那条显出原形的蟒蛇,蟒蛇一声不吭的一头钻进自己的洞窟中去,由于身体太长,钻了半天,还有七八尺长的尾巴没能进家门。老猪眼看着可怕的蛇脑袋看不见了,只剩下尾巴了,胆气又大了一截,为了捉妖,一把就挝住蛇尾巴,抱在怀里死命往外扯。乘胜追击、余勇可贾,固然可嘉,但是呢,修行么,是一个灵动的事情,遇事最好是,抓起窍要,而不是一味的,为了表现自己的精进而表现。

孙悟空眼看着师弟,精明过头成了呆,就笑道:“呆子!放他进去,自有处置,不要这等倒扯蛇。”猪八戒一听是猴哥吩咐,马上就撒了手。可是撒手的老猪,实际上并没有搞懂,孙悟空为什么要他撒手,不要玩倒扯蛇的把戏。等到撒手后,原以为蛇会自动倒退出来的八戒,却看见那蛇噌的一声缩进洞里去了。

于是八戒懊丧的埋怨老孙:你看看,要是按照我的修行方法,这魔性已经捉住半截子了,按照你的方法,放蛇归洞,再找到到机会去这魔性,哪还有日子?你修的行不行?

老孙说,这种魔性,身体狼犺,我们法门规矩又紧,只要你严持心戒,那魔性决然没有杀回来的可能,它只能越来越容易捕捉。师弟,此魔性在修行人身上,会以那样那样的方式表现,你在它突然出现的出口处,果断捕捉,一耙子耧死。

孙悟空教导猪八戒的,对猪八戒来说,是很高级的修行手法,又不是高不可攀学不会的方法。猪八戒一听,豁然开朗,果然高明。但是,对于第一次实际运作的猪八戒来说,这种方法,真是陌生,老猪按照悟空的方法,跑到后山,果然见到窍要,就按照思维惯性,扎上弓步,等妖怪探出脑袋了,就当头一耙……

结果呢,妖怪强横,魔性凶猛,一旦窜出来发作,猪八戒一个跟头就被撞翻了,连执著是什么都没搞清,就倒栽葱了。修行人,跌倒了,就是这样子。由于面子的作用,怕被别人看见了不好意思,猪八戒爬起来在那里装作勤修精进的样子,在那里打草惊蛇。其实,他是应该抓蛇的,打草惊蛇是把蛇吓唬走。

收敛心神,肯定不是寻常手段能达成的,也不是寻常思路能实现的。但是,孙悟空,可是太擅长这个了……

第六十七回(12) 八戒长见识

各种魔性,凡是寄生于人体和思想中的,多是有形状的,你的错误观念、对它的相信,那不就是妖魔的洞窟、让它吞食的食品。猪八戒对妖怪的恐惧,就是对妖怪的相信,老猪相信的真理之一便是:个头庞大的,就是厉害的;真理之二便是:武艺高强的,就是厉害的。八戒尚不能理解,妖魔,可以去钻进去剖析它、瓦解它。

二人赶过涧去,见那怪盘做一团,竖起头来,张开巨口,要吞八戒,八戒慌得往后便退。这行者反迎上前,被他一口吞之。

面对汹涌发作的、自己能意识到的魔性,这说明,老猪还是有修行的下意识的。八戒没有像一个普通的常人那种,沉溺其中,被妖魔给玩得死去活来。老猪对这种明显的魔性,还是能分辨的。八戒能分辨魔性,但是却,面对巨大的、似乎是无能为力的魔性、妖魔,他慌张、绝望,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是孙悟空,面对这么强大的魔性,一头就扎进去了。就好像有的人说,你修行人不能起执著,要远离容易诱惑的东西。那么,只要是这种能引起执著的,具有诱惑性的,或者恐怖的东西,就要远离。是的,是这样的,对于初入门径者,那必然是这样起步的。对于资深人士,也一样要远离之的。

但是,一样要远离,并不是一味要远离,像这种引起你恐惧感的魔性,你怎么样能克服对某些东西的恐惧感,才是要命的,这种恐惧感是看不见的一层魔性。不要说,你没有这类恐惧感哟,实际上,猪八戒心中的这种对大的畏惧,可是几乎人人心中都有的哟,而且,当它发作的时候,咱们的表现,经常是比可笑的老猪还可笑的哟。

甚至,猪八戒尚且还知道,那是妖怪、魔鬼,而咱们每天面对自己恐惧的妖怪,甚至不认为是妖怪,并且把这种恐惧感,固化为潜意识中的、天经地义的规则。经常是,每天,自觉的过滤各种非法信息,每天,自觉的崇拜拳头大调门高后台硬的畜生们,自觉的与妖怪保持一致,自我洗脑,自我戕伐。或者是,任由妖怪支配自己、以为是自由快乐。

说起来这些话,好像是有个眉目,有点条理,可是说起来容易,怎么做呢?

别慌,有我们的孙悟空在的嘛。

哎,我们指望着孙悟空教导,如何荡平魔性、清神爽气呢,孙悟空,却顽性大发,与那妖怪,玩耍起来了撑船的小游戏。你看孙悟空怎么玩,而且玩得老少咸宜。

眼看巴掌大的小孙被那山大的老妖一口给吞吃了,老猪顿时给吓得四脚抽筋、心缩胸闷、喘不过气来,于是赶紧捶胸跌脚,大叫道:“哥耶!倾了你也!”没想到妖怪闻听老猪这一叫,马上条件反射式的躬起腰来说:“八戒莫愁,我叫他搭个桥儿你看!”老猪一愣,妖怪老相识么、怎么知道我爱玩儿呀?然后一寻思,感觉声音好耳熟啊。噢!原来是猴哥的声音。噢噢!猴哥没死,在妖精肚子里,把那蟒蛇用铁棒给撑了起来。

八戒这才不再抽筋儿,改作战战兢兢的,接茬儿道:“虽是像桥,只是没人敢走。”行者道:“我再叫他变做个船儿你看!”于是蟒蛇就装作船儿的样子。八戒道:“虽是像船,只是没有桅篷,不好使风。”行者道:“你让开路,等我叫他使个风你看。”于是蟒蛇就凭空背上窜出一条铁桅杆,并且鼓足了风一样的猛窜了二十多里。一路上追赶上来的猪八戒,对着瘫在地上的破船,一顿乱筑,把破船戳成烂船。打烂了破船的老猪,还留下一句千古传颂的名言:“哥啊,你不知,我老猪,一生好打死蛇。”

前面这个故事,实在是通俗易懂,尤其是小孩们,十有八九会欢呼雀跃。同时,这个故事又是在是太深奥,几百岁的老人,可能也不知这个故事,里面有什么,值得作者,花了这么多文字来描写。那么,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意思呢?孙悟空残忍的耍弄一条无能的大蛇,还会有内涵么?

孙悟空钻进怪物的肚子里,对于修行人来说,不是沉溺执著之中,是钻入执著的最深层去剖析研究执著之要害。如有这种入污泥而不粘污泥的心性,那执著、妖魔,便是你修行升华的渡桥、通往天国的虹霓桥梁。但是老猪,对这种修行手段,感到太像霓虹一样看着有却又飘渺不实,十分的怀疑和畏惧,深怕自己一脚踏入虚空跌到桥下去。所以他说,不敢走。

如果尚不能借助它升华前进到更高层面,起码可以驾驭它,有助过关。于是孙悟空说,执著魔兽可以控制住,借助它的力量,把它当作渡船一样,越过一个物质层面,渡过修行的关口。孙悟空在肚里将铁棒撑着肚皮。那怪物肚皮贴地,翘起头来,就似一只赣保船。

眼见得孙悟空真的把这妖魔之性给控制得服服帖帖,那呆子依然是认为,你都跟魔性纠缠在一起了,哪里还会有修行的动力?没有风吹的船,怎么可能前行?知晓了八戒的重重疑虑后,然后孙悟空,把铁棒从脊背上一搠将出去,约有五七丈长,就似一根桅杆。那厮忍疼挣命,往前一撺,比使风更快。

等到那妖怪疯了一样窜了二十多里之后,不但没有魔性大发,反而一命呜呼之后。老猪这才如梦初醒:哎哟我去!竟然修行还可以这样!难怪猴哥修得这么神通广大,原来他还有这么离奇古怪的、不可思议的修行手段呀。对于恶魔妖怪,居然还可以这样子加以利用,垃圾也能发电哟,新能源,新能源!

第六十七回(13) 纯粹的知行合一

见识到修行之神武之真机的猪八戒,搞明白了,对于魔性这种东西,固然是要消除,可是对于它们的害怕,不正是紧抓着它们么?这种害怕,无形中等于是承认它们很强大,比自己还强大。怕得厉害了的话,甚至是等于臣服于这些魔性了。

怕,到了比世俗高一点点的层面上,还有一种体现形式,就是表现出厌恶。厌恶会促使你远离之,固然是好事,可是总是表现得厌恶得不得了,那肯定是不对劲的了。厌恶、怕,均是你所怕的、厌恶的魔性的同类,三藏早期对孙悟空这种异类的厌恶,同时就是他面对妖魔鬼怪时候的那种怕。猪八戒面对这常委级别的巨妖的时候的那种怕,同时也表明,老猪的内心,的确也是厌恶魔性的。他们的怕或厌恶,体现着他们在修行,也体现着他们的认识,有待进一步改善。

孙悟空当然不是让猪八戒钻到执著魔性里面去,以修行为借口,胡作非为、自欺欺人。猪八戒虽然没有孙悟空那么聪明,但是决没有傻到很多修行人那种以欺骗自己为聪明的地步。内心探索之精细、之迷惑,莫过于此,人世间,自欺者不多了去么?那是他们不相信真诚的必然结果,过着迷幻的人生,拼搏、奋斗,朝着日益晦暗的终点,垃圾一样,自觉的自我分解、销毁。

那么,现在猪八戒看明白了孙悟空的用意,于是,猪八戒,迎来了他人生中的一次很爷们儿的辉煌。

却说那驼罗庄上李老儿与众等,眼看东边的天都要亮了,西边那妖怪和孙悟空他们跑去的方向,依然还是死寂寂一片,纷纷摇头叹气,对唐僧道:“你那两个徒弟,一夜不回,断然倾了命也。”

没想到这一次的三藏师傅,没有以往那样,闻言便阴云罩面、垂泪流涕、顿足捶胸。他似乎很有信心的、简洁明了的说道:“决不妨事的啦。我们出去看看的啦。”话没说话,三藏的脚丫子已经跨到了大街上。站在路中央,三藏坚定的往那儿一杵,望向西方。

顺着唐师傅的炯炯目光,众人不一会儿就看见孙悟空和猪八戒的身影、以及哼哼唧唧的说话声,人群骚动片刻后,忽然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呼:天啦!那老猪师傅拖着一条大死蛇呀!妖怪见马克思去了啦!

眼见得妖怪真的死翘翘了,于是乎满村庄的人都跑到唐僧他们这里磕头道谢。“爷爷!正是这个妖精,在此伤人。今幸老爷施法,斩怪除邪,我辈庶各得安生也。”众家都是感激,东请西邀,各各酬谢。

你看看人家,路人甲乙丙丁见义勇为抱打不平替他们摆平了魔难苦楚,他们知道感谢,并且回报给救赎他们的人,把对方视为恩人。他们知道感恩,知道回报。比起眼下的中国人,把扶自己起来的人当作提款机,把救自己落水的人扔在那里默默的走开,把试图救赎中国人的正义律师、以及各行业的人们,当作卖国贼和敌对势力。

对了,说好的老猪的辉煌呢?来了来了,你看你还没思考完前面的问题,被送行的唐僧,就又开始哭。他这一哭,老猪的机会就来了。送行的人们现在知道了,修行人不要钱物,只要功德。可是功德说起来很高大上,这积累起来可没有那么容易。孙悟空和猪八戒费劲的打死妖怪,积累了巨大的功德,可是积了半截的时候,被这恶秽难忍、淤塞难当、绵延不觉、看不到头、让唐僧窒息绝望的稀柿衕,给挡住了。

咦?你看看面对大魔难,这涕泪俱下的唐僧,再听听他念叨的“像这样大的魔难我哪能修成啊”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是啊是啊,昨天晚上那老猪,面对那打着灯笼的巨大得吓人的妖怪,不也是一模一样的充满恐惧。

然而,孙悟空教会了猪八戒如何搞掂这种庞然大物的妖怪,现在,就轮到猪八戒帅气登场,让唐僧亲眼观摩,如何克服这种无法克服的魔难。猪八戒一大执著所在是吃,因为是吃货们的鼻祖,那么他对臭味的厌恶,是对美食贪婪的对立面,现在就要猪八戒用大无畏的精神,消解自己对恶臭的厌恶。

你说消除就消除了?你不光得有决心,还得有智慧。不光得有智慧,还得有强悍的身体力行,才行!

第六十七回(14) 悟空八戒都让人肃然起敬

老孙最近吧,老喜欢卖关子了。

面对面对着恶秽堵塞前途的唐僧的绝望:“悟空,似此怎生度得?”老孙却没心没肺的又卖关子,捂着鼻子回应道:“这个哈,难办哈。”眼见孙悟空小嘴儿里竟然吐出一个“难”字儿的唐三藏,管不住的泪腺狂喷。

其实吧,孙悟空心里面早有定数。当他第一次听说这里是八百里臭沟沟的时候,心里面就已经有了主意。要不然,他承揽打妖怪业务做什么?要不然,他耍蛇妖给八戒看什么?一环扣一环的,现在的孙悟空呀,您晓得么,已经是谋略大师了。

他这种谋略,可是修行上的谋略。回想看看,为什么孙悟空听闻老李讲述完稀屎衕的存在之后,首先是认为这老汉是吓唬他们投宿的,等到老孙发现,面对自己狰狞可怖的面貌的老汉,竟然没有被自己吓趴下,甚至有胆子敢呵斥自己的无礼粗鄙,这老汉,简直是吓大毕业的。由是孙悟空心中一动,于是乎,趁着陪笑赔礼赔不是的话儿,赶紧卖弄炫耀自己的神通。

因为吧,孙悟空从老汉的表现中,就嗅到了妖怪存在的味道。孙悟空实在是太灵动了,在我们读者读了几百年都没反映的事情上,他一下子就嗅出了其中的味道。

老孙主动自我介绍推销,实际上当然不是为了博取老汉那崇拜的目光,以及随之而来的混免费的晚餐和住宿。老孙是为了揽可能存在的打妖怪生意。老孙说的是降妖伏魔,但是修行人听着他说的句句都是自己如何擅长修心炼体。老孙如是说:

祖居东胜大神洲,花果山前自幼修。
身拜灵台方寸祖,学成武艺甚全周。
也能搅海降龙母,善会担山赶日头;
缚怪擒魔称第一,移星换斗鬼神愁。
偷天转地英名大,我是变化无穷美石猴!”

搅海降龙,担山赶日,缚怪擒魔,移星换斗,偷天转地,这些都是收念修心行气走脉的真功夫。同时,这些降伏内魔的功夫,降伏外魔更是易如反掌。然而孙悟空所介绍的实质,所有人都没有听懂,就是那老汉,也只是感觉到,这小家伙说得真的像那么回事。

眼见得那孙悟空跟老汉嘀嘀咕咕的,老汉先是惊怍,后是听猴哥的几句就恭恭敬敬的、奉上丰盛饭菜,猪八戒就觉得猴哥很奇怪,但是他不说话。等到赚到了吃喝住宿后,那八戒方才认为是时候询问猴哥了,你到底是搞的什么鬼,让那老汉给咱们奉上丰盛大餐?然后老孙不回答,却是卖下第一个关子:“这个能值多少钱?到明日,还要他十果十菜的送我们哩!”

老猪一听,真是太荒谬了,这个猴哥,真是牛皮吹破天:“行!行!有你的!真不知道害羞呀猴哥你。就你那几句一听就是不靠谱的大话,糊弄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纯朴乡村老实人,骗人家一次给咱们食宿。咋滴,你还想骗人家第二次呀?你还真当人家是猪头呀?”老猪一番寻衅滋事般的质疑,本来是想一如既往的激将法挑逗猴哥说出事情。没想到,那猴子一反常态的,不仅没有猴急猴急的托出实情,反而想老猪卖下了第二个关子:“不要忙,我自有个处治。”

等到晚上,孙悟空主动的与那老汉唠嗑,并且主动的搬出白天老猪的背后悄悄话:“李施主,府上有何善意,赐我等盛斋?”等到那老汉说出预期中的“有妖怪、谁来打?”孙悟空马上抢单、接住话儿:“承照顾了!”眼见这只猴子,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并且还自找麻烦,猪八戒忍不住了,就在那边厢冷嘲热讽。并且唐三藏也沉不住气,开始对孙悟空明敲暗打,示意孙悟空“不要影响取经大业”。 可是孙悟空对师傅师弟的温馨提示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的自专到底了。孙悟空不是疯了吧?

回到本篇开头的第三个关子。您就知道孙悟空从一开始,就设计好过关的方式了,借力。

唐僧哭着向孙悟空求救:“悟空,似此怎生度得?”悟空却冷血的卖了个关子:“难办”。而那些热心的村民们赶紧表示,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你们帮我们搞掂了妖怪,我们帮你们另外开路。唐僧心头刚刚一热,然而那孙悟空却当头一盆冰块:“你们不行,还得我们才行。”看看,孙悟空又是半截话。

但是这一次,唐三藏真真切切的,听明白了孙悟空话里头的话:是呀,这是修行!我们在修行!修行的路途,哪能让常人帮助开路?还须自身上下功夫,还得从自己身上着力。于是三藏竟然下马之后,才向孙悟空开口询问:“悟空,怎生着力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三藏听懂之后,对孙悟空肃然起敬,敬意之下,不敢在马背上高高在上的请教孙悟空呀。唐僧恍然大明白什么了?

修行人的路,必须走给修行人安排的魔难路。这就是孙悟空说的“旧胡同”。孙悟空在第一次听闻那李老讲述稀屎衕之后,已然知晓,这一关如何过。

你看他,为什么要主动承揽打妖怪的业务?当然首先是出家人的善心,解救一方众生。但是孙悟空是要借机给自己修炼人的团队积累功德。积累功德做什么?那你看他为什么打妖怪之前,为什么死死的拉住俩师弟不放?重点是猪八戒。后来他与猪八戒追赶妖怪到洞巢之后,本来那妖怪,他可以轻易的一棍子打死,一棍子捣烂,他为什么要耍猴戏一样的耍给八戒看?

当然是教猪八戒,克服自己的恐惧心、以及隐藏的厌恶心了。重点是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什么时候帮助猪八戒不行呢?非要在这时候。这是必须帮助猪八戒提高认识的时候。用这么滑稽低级的方式教猪八戒?是呀,符合老猪的认知习惯呀。孙悟空知道,搞掂稀屎衕,只有猪八戒有潜质。可是猪八戒认识方面,只有先克服厌恶心,对恶臭的厌恶,才能发挥潜质,“干这场臭功”。 猪八戒,不惧钻研污秽,是为了找到污秽起源的根本,永久解决之。

那么,猪八戒明白了孙悟空的指点,克服了。可是,他要变成大猪后,就必须符合大猪的生物特性,那就是,会饭量也相应的巨大无朋。可是师徒四人是出家人,走在荒蛮的路上,哪来的海量饭食?于是,您便晓得了,孙悟空为什么要打妖怪。一来积累功德,无功不受禄、换取村民们的饭食上的支援;二来,教猪八戒提高认识。

因此这一回目结尾的诗歌,如是总结,说是三藏 “心诚”,说是悟空“法显”。

要知道,这个稀屎衕,可是封杀小西天出口的封印,穿破稀屎衕,便是穿破小西天的假象假修。小西天,拜假佛,假修佛,是多少佛徒们的绝死之关。这个绝死关隘,就是追求对修行毫无助益的口才、博学,以为能著书立说便是高僧,以为念了多少经籍便是修行,为了取经而取经,为了修行而修行,以为自己在精进,实际上是误入歧途、一塌糊涂。

(第六十七回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