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到此方,不敢空度

他们带着乔装打扮的国王来到乌鸡国。
唐僧道:“都进去,莫要撒村,先行了君臣礼,然后再讲。”行者道:“行君臣礼,就要下拜哩。”
三藏道:“正是,要行五拜三叩头的大礼。”行者笑道:“师父不济。若是对他行礼,诚为不智。……”
为何三藏一方面心高气傲,一方面又把自己看得这么低呢?如果他早就在修行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修行人那种正大光明的感觉、那种豪迈光明的气概,没人告诉他他也会明白了。这不是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嘛,并且俗世的礼仪没有让他有所体悟反而对他的心成了束缚,所以他才这个样。
来到自己的国家,真国王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的流泪。他的心思孙悟空一看就明白。就安慰他。行者道:“陛下切莫伤感,恐走漏消息。这棍子在我耳朵里跳哩,如今决要见功。管取打杀妖魔,扫荡邪物。这江山不久就还归你也。”
在这里,孙大圣说出来一句很经典的台词“这棍子在我耳朵里跳哩,如今决要见功。”碰到妖魔鬼怪在附近的情形,一个修行人的法器会有反应,这个有趣的事情,屡屡被后世神话、修仙、武侠、影视所抄袭。
那时候的国家领导人真是容易见,唐僧师徒来到人家皇帝的金銮殿上,并且他们连武器都没有离手,可见这妖王,也是够民主、够淳朴。
按照孙悟空的交代,他们几个人都昂然的站在白玉阶下,其实,主要是唐僧按照孙悟空的交代这么做了。孙悟空不交代,猪八戒和沙和尚也肯定不会下跪的,他们甚至连作揖都不会的,姿态高的很。
他们作为修行人,这么做本来属于是正常的。可是那些文武百官就大惊小怪了,除了很惊怵于另外三个家伙的样貌,他们很奇怪于这帮子和尚见了国王居然不下拜,也不说点口彩话。他们说:“这和尚十分愚浊!怎么见我王便不下拜?亦不开言呼祝,喏也不唱一个,好大胆无礼!”
从这群威严端肃、像貌轩昂的文武百官的口里的话,您又听出来什么问题没?
从他们说的话中,可以推测出来,之前,所有来到乌鸡国的和尚道人、乌鸡国的和尚道人们,见到国王呢,全部都是像三藏那样、三叩五拜、对国王肉麻吹捧。那么,从这个事情中,可以想象到,之前乌鸡国东边的敕建宝林寺中的和尚们、都是什么水平的,都是不入门径的五谷袋子、佛经袋子。
眼见群臣替自己耍了威风,妖怪国王很满意,就有意表现得大度一下,有对比才有感受嘛,没有继续追究他们师徒不讲礼貌的罪责,而是很大度的问了一下:“那和尚是那方来的?”
行者昂然答道:“我是南赡部洲东土大唐国奉钦差前往西域天竺国大雷音寺拜活佛求真经者。今到此方,不敢空度,特来倒换通关文牒。”行者的话里面有话,气度更大,而且是真的大。
妖怪国王没听懂里面的话外音,咱们也先装作没听懂。因为没听懂,妖怪就肚里很生气、嘴上还要继续的装作很礼貌的说:“你东土便怎么?我不在你朝进贡,不与你国相通,你怎么见吾抗礼,不行参拜!”
悟空只说是东土大唐国来的,但是没说是大唐国的使者,悟空说的明白,俺们是路过求经的。但是假国王显然是从俗人的层面来对待了,把他们当作臣民或使者。不是这假国王不懂修行人的道道和规矩,是他很久很久没见过真修者,可能是早就忘记了。
悟空的话,没有套出来妖怪的真水平,或者说妖怪真的表现的很没有水平。没办法,孙悟空只好从俗世的层面上应对。行者笑道:“我东土古立天朝,久称上国,汝等乃下土边邦。自古道:上邦皇帝,为父为君;下邦皇帝,为臣为子。你倒未曾接我,且敢争我不拜?”
孙悟空本来又是话里有话,想从俗世皇帝国王的层面上试探一下这妖怪的来路,没想到这轻轻一戳的一试探,把那妖怪给戳爆了。那魔王大怒,教文武官:“拿下这野和尚去!”
看见没有,不入门的和尚道士、假和尚道士、妖魔变化的国王,他们真的不懂,不懂修行的真道道,也不懂做人做王的真道道,他们最擅长的,只是表面上的模仿,维妙维俏的,却只有一个空壳。
今到此方,不敢空度,行者说的这句话,是西游记全部魔难考验的核心目的之一。走过一方,必得度化一方。度化一方,则成就一层天地、铸造一层身躯。通关文牒,是修行人的命门,其他地方断然通不过。
上邦皇帝,为父为君;下邦皇帝,为臣为子。这句话虽是俗世层面上的,但是说起来,几乎就要囊括进去中国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全部了。暂时咱们知道有这么一个重要事情就行了。如果那妖魔,是上界的神灵之王之主,他是断然知道孙悟空说这句话是啥意思的,他的反应,孙悟空一听就知道是正经来路的。
这假国王虽然不能说是真正的妖魔,但是文殊菩萨也的确没有告诉他那么多。所以孙悟空就要跟他开干了。
魔王无意钻套,悟空有意围剿,到得那妖怪急了眼要拿真国王装扮的随从来刁难,孙悟空就主动点破真相,逼迫妖怪国王到了死角。
于是,于是,悟空这一下让那妖怪——居然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