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龙犯天条

一听到有人卜课让张稍捕鱼百下百着,这夜叉就像被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喵的一声就窜开了。胆颤心惊的夜叉跑回水晶宫找龙王汇报这天大的祸事,认为这老先生卜课教人打渔百下百着,依此下来,他们水族有亡国亡种的灭顶之灾。这夜叉你报告你的就完了,末了他还进了一句谗言来明里是诉说委屈、暗里是激怒龙王,他说“若依此等算准,却不将水族尽情打了?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浪翻波,辅助大王威力?”

这龙王的乖张、跋扈、没头脑,看来是它水族上上下下都摸透的了,夜叉这一说他果然中招,立码儿就盛怒之下拔剑就要去杀人。这不高兴夜叉与这没头脑龙王,吓慌了手下的群臣。他们知道,要是这龙王没头没脑的怒冲冲而去,估计还没到得长安城,就被天神就地诛杀了。但是这群家伙谁也不敢直说大王您真是大木瓜一个。他们说话很婉转,一边削弱夜叉话儿的真实性,一边用上天压压他的怒火,一边称赞他变化莫测的神通,要他先低调点,低调一些去核实核实再杀人不迟。

龙王听了,估计想想是这个理儿,就小孩子赌气一样气哼哼扔了宝剑,变了一个白衣秀士去长安了。你看这龙王,脑筋基本不是用来思考的,智商基本都在别人那里。别人一句话,能让他生气,别人一句话,能让他不生气。这哪是什么王的水平,简直是傀儡一个。并且,从夜叉的撺掇中、群臣的劝说中,不难觉察到,这龙王经常被下属利用来砍砍杀杀,应该丧命在他手中的生命不在少数了。从这一番情节中,足以感觉到这泾河龙王不是个善类。

这龙王明明是粗人一个,众臣却要他变作一副文人的模样,估计是他们不敢明谏此君,只好希望他自己能变一个读书人模样,体会体会斯文和礼貌,最好能醒悟过来。那是呀,你变作儒生文人,就得有文人的仪态举止,以及那种心境。

小说中还为他这副变化特意赋诗一首:

丰姿英伟,耸壑昂霄。
步履端祥,循规蹈矩。
语言遵孔孟,礼貌体周文。
身穿玉色罗襕服,头戴逍遥一字巾。

如果龙王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神,应该走着走着,就能醒悟过来。一个神么,就是应该有这样的智慧、有这样的自省能力。

四壁珠玑,满堂绮绣。
宝鸭香无断,磁瓶水恁清。
两边罗列王维画,座上高悬鬼谷形。
端溪砚,金烟墨,相衬着霜毫大笔;
火珠林,郭璞数,谨对了台政新经。
六爻熟谙,八卦精通。
能知天地理,善晓鬼神情。
一脖子午安排定,满腹星辰布列清。
真个那未来事,过去事,观如月镜;
几家兴,几家败,鉴若神明。
知凶定吉,断死言生。
开谈风雨迅,下笔鬼神惊。
招牌有字书名姓,神课先生袁守诚。

这个神课先生袁守诚,是以算卦先生的面目出现的。并且,一般情况下他也只玩易算、八卦、麻衣相这等一般算卦先生玩的卜测技术。作为唐朝著名人物的袁天罡,是个历史上在易数和预测领域赫赫有名大人物。黄石公、张良、京房、袁天罡、诸葛亮、邵康节刘伯温这几位,凡是研究过易数、预测、奇门遁甲的人都必然熟知的。因为这几门行当的理论,就是在这几个人的手里不断变化的。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名人志士、帝王将相多不胜数,能把过去未来在手上捏来捏去的,声名显赫,也就是这几个人了。

因此这个袁守诚作为袁天罡的叔父出现的事情,我怀疑其实是袁天罡的师父。历史传说也好,正史野史也好,易数的流传天下皆知,但是真传呢,我相信奇门遁甲中的说法,是一线单传的,前面罗列的这几位人物,就是这一线上几个最有影响力的。

为什么这么认识?因为每个朝代的变化,是天地人齐变,变得太大了,以前的易理就不能跟现实符合,就得有人出面,在人类这个层面上来修改易学理论。

小说提到这个袁老先生,说他“那先生果然相貌稀奇,仪容秀丽;名扬大国,术冠长安。”术冠长安,那就是长安城内他是最厉害的。那么他的侄儿袁天罡、他侄儿的同事李淳风,自然在他老人家之下。水平比袁天罡高,辈分比袁天罡高,如果是他的师父,以袁天罡叔父的面目出现,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因为如果以师父的名分出场,那袁天罡是大唐重臣,入朝事君,会让袁天罡的同僚们不好应对他。易数真传不像其他技术一样是家传的。这个是跟修行法门一样的不认亲缘的。

一般的算卦先生,没有能力识破神仙的变化、鬼怪的变化也识不破。大多数算卦先生没有所谓的阴阳眼,跟你我凡人无任何区别,无非是掌握了一门预测技术而已。有阴阳眼的算卦先生,只能看到阴间、胡黄白柳之类的下等物质空间的东西,看不到神仙的。能看到神仙的算卦先生,他的能力绝不是算卦这么低档了。

这袁守诚老先生,泾河龙王怎么变化都瞒不过他的眼睛。算卦么,只是给别人看的手艺表演而已,其实以他的水平,完全就不需要起卦、纳甲等等低档的手续了。

并且,遇上这泾河龙王,作为一个只需要好好读书的书生,却呆头呆脑的上来就只问预测阴晴下雨之事,并且还发狠跟人家下赌注,要砸人家场子。就算你没有袁守诚的水平,也会觉得这家伙脑袋有毛病,不是个正常人了。

面对傻气腾腾的龙王,老先生不气不恼,欣然说:“这个一定任你。请了,请了。明朝雨后来会。”然后龙王就踏踏实实的回家了,高兴的不得了,认为遇见一个只会耍嘴皮子、见了狗狗就喊旺财、见了拳头就脚软的江湖老油子。

龙王阖府都皆大欢喜,什么七点开始布云,九点开始打雷,11点开始落雨,下午一点雨歇,什么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你看着算卦的老油条,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居然不知道这阴晴雨雪是我们大王说了算。

但是看过小说的谁都知道,一向未雨绸缪的龙王失算了。他忽然就接到了玉皇大帝圣旨,要求他明天就降雨,并且时辰、降雨量完全符合袁老先生的预测。泾河龙王的小性子一上来,不甘心输给这老先生,就更改降雨过程和雨量。然后又跑去长安西门里大街的卦铺,红卫兵一样的打砸抢,并且还散布恐怖言论,恐吓人家老先生。老先生冷笑着说了几句让龙王比剜心还痛苦的话:“我不怕!我不怕!我无死罪,只怕你倒有个死罪哩!别人好瞒,只是难瞒我也。我认得你,你不是秀士,乃是泾河龙王。你违了玉帝敕旨,改了时辰,克了点数,犯了天条。你在那‘剐龙台’上,恐难免一刀,你还在此骂我?”然后龙王就一滩烂泥一样堆在了地上。
老先生不但知道这龙王将面对死刑,连时辰、斩官是谁、斩杀地点都一并早就知晓。甚至更厉害的是,作为一个神仙的龙王都不知道如何解开这死套,老先生都知晓,告诉他应该去央求唐太宗。于是龙王连家都不敢回,也不敢直接去皇宫找唐太宗,却等到半夜托梦去了。为什么?

按照天理,这神仙是轻易不能跟常人这样面对面接触的,除非他变化人形,完全以常人的面目出现。不但神仙要这样,那妖怪想进入世间也得如此。要接触,那一般是通过意念直接影响常人的大脑思想,这样常人会以为自己想的,或者是“天启”、“灵感”。第三种就是托梦这种形式了。

通过这个事情,你就知道,神人之间是有界限的。

烟凝山紫归鸦倦,远路行人投旅店。
渡头新雁宿眭沙,银河现。
催更筹,孤村灯火光无焰。
风袅炉烟清道院,蝴蝶梦中人不见。
月移花影上栏杆,星光乱。
漏声换,不觉深沉夜已半。

龙王拜见太宗,口称陛下。并称:“陛下是真龙,臣是业龙。”这可奇了,龙王自己的确是一条龙,却不认为自己是真龙。他说本来是人类的唐太宗是真龙,自己却是业龙。并且他本人也是一个王,见了太宗却纳首称臣。

懂点古文化的人都知道,自从秦汉以来,皇帝总是称“龙”,他明明有爹妈的,却又称天子。但是中国古文化中又从来没有“中国人是龙的传人”的说法。这可是怎么回事?各种说法乱糟糟的纠结在一起。

中国大地上有龙脉,一个时期一个走形走势,支配这龙脉的神仙,必须有龙形的身体,不然他支配不了,运作不了一朝江山。对于投胎到人间来执行这个运作江山之任务的家伙,就是皇帝,要让他有成为皇帝的本领,要给他构造一层身体来支配江山,控制山川河流之脉络。这层身体就是龙形。皇帝本人基本上甚少知道自己这一层身体,但是他每天脑袋里想的事情,做的事情,无不牵连着这一层身体在运作,从而也影响着天下的运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大地上的神仙灵异、妖魔鬼怪、幽冥地府,无不在这个龙形之身的掌控之下,龙形么,就是脉络之主宰的形像化。那么这个龙王见了太宗,必然要称臣的。这帝王他的气运一到定数,这龙脉就变化了,又构造了新的龙形大脉,给了新的命中之主,他就马上失去了主宰天下的威力。

你看那学者研究皇帝为什么称龙,又是易经、又是图腾的,他们只是在研究学问,在猜测,却不知,古代人言辞的后面,往往有真家伙。

过去发生灾害、异象,皇帝要颁布罪己诏,向天上和天下谢罪。的确是因为他没有好好的管理好这个巨大的龙形之身,导致天下之身出现病恙的。

孔子教导帝王们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后来很多儒生都傻不楞登的以为是个简单的事情,历来帝王能真悟这个事儿的也不多。修身作为皇帝来讲,是个终身的功夫,他的确是要修筑好每一层身体,才可以做好皇帝这个活儿。

帝王要有帝王的范儿,他这个范儿不光是为了别人参观瞻仰和崇拜用的,他符合了这个范儿,才能调动的好这个号令天下的身体。他这个身体不只是号令人,简直是天地之间的神灵都可以调动起来。

烟笼凤阙,香蔼龙楼。
光摇丹郡动,云拂翠华流。
君臣相契同尧舜,礼乐威严近汉周。
侍臣灯,宫女扇,双双映彩;
孔雀屏,麒麟殿,处处光浮。
山呼万岁,华祝千秋。
静鞭三下响,衣冠拜冕旒。
宫花灿烂天香袭,堤柳轻柔御乐讴。
珍珠帘,翡翠帘,金钩高控;
龙凤扇,山河扇,宝辇停留。
文官英秀,武将抖擞。
御道分高下,丹墀列品流。
金章紫绶乘三象,地久天长万万秋。

唐太宗是什么人物?给全天下帝王树立规仪的就是他,千古一帝,再无二人。他就是《帝范》的作者,告诉后世帝王怎么样才算一个合格的帝王。

当你有容纳天下的胸襟,才能品尝到其中言辞的滋味。当你日渐发现天下的走势沉浮跟随你的决定和心态而动,就自然明白了孔子所言修身与治国平天下,断然不是空话套话。你看那小说如何称赞这大唐太宗朝:“君臣相契同尧舜,礼乐威严近汉周。”

当您看完前面的话,再看唐太宗所著《帝范》为什么开篇第一篇是:君体第一了。再看这君体内容,细细琢磨一下,相信您有完全不同以往的感受:“夫人者国之先,国者君之本。人主之体,如山岳焉,高峻而不动;如日月焉,贞明而普照。兆庶之所瞻仰,天下之所归往。宽大其志,足以兼包;平正其心足以制断。非威德无以致远,非慈厚无以怀人。抚九族以仁,接大臣以礼。奉先思孝,处位思恭。倾己勤劳,以行德义,此乃君之体也。”

尤其是序言中的一句,可能看起来再也不是理论虚言了:“先皇以神武之姿,当经纶之会,斩灵蛇而定王业,启金镜而握天枢。”

太宗梦中,就答应了这龙王。这梦境太清晰真实了,所以唐太宗醒来之后,就念念不忘。等上了早朝,两班文武官员都上来了,查看一下,果然是魏征魏丞相出了点小问题,他没来。然后唐太宗就跟这一班人中的徐世绩(也就是着名的军师徐懋功)说了自己的梦境和诺言。没想到一世英武的徐大军师,居然给唐太宗出了一个俗不可耐的馊主意:“此梦告准,须臾魏征来朝,陛下不要放他出门。过此一日,可救梦中之龙。”。并且这时候,一世英武的唐王居然大喜,觉得这弱智的主意真高明,马上就传旨招呼魏丞相入朝。

唐太宗不知道,魏征夜观天象,目透九霄,出离三界,他已经获得玉皇大帝的直线安排,着他午时三刻,梦斩泾河老龙。你就想吧,泾河龙王又不是凡人的罪犯,一定要午时问斩。再者说了,梦中公差,不安排夜里更合适么,干嘛非要在大太阳底下做?

通过这个安排,我就觉得,这泾河龙王的一举一动,玉皇大帝在天上都是看得清楚。至于唐太宗他们,还没想出来怎么救这个龙王的时候,玉皇大帝他们早就知道徐大军师要出什么主意、唐太宗要怎么做了。于是人家玉皇大帝早就料事如神──不对,人家的确就是神,应该说人家本来就神机在握。人家早就定了魏征入梦离体,而不是入定离体。

看清楚了,袁守诚都亲口告诉龙王是午时三刻杀他,这龙王跑到唐太宗那儿的时候,却偏偏忘记告诉唐太宗时间、也没说清楚大白天的这魏征会如何杀他。要命的事儿、偏偏忘了最要命的要害。

盖世聪明的唐太宗,耍起了小聪明,他召来魏丞相,不直说想要挽留泾河龙王一命,就招呼魏丞相下棋。
君臣两个对弈此棋,正下到午时三刻,一盘残局未终,魏征忽然踏伏在案边,鼾鼾眩睡。看魏丞相这样呼呼的睡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然后唐太宗宽慰的、放心的、满意的笑了。可是不长时间等魏征醒过来,超级灵异事件发生了。原来是秦琼他们发现了被斩杀的泾河龙王的脑袋。

魏征一觉醒来,睁眼一看对面居然是皇帝那笑眯眯的脸蛋儿,吓了一跳,想起来自己居然是在跟皇帝下着棋就睡着了,于是赶紧叩头谢罪:“臣该万死!臣该万死!却才晕困,不知所为,望陛下赦臣慢君之罪!”

通过魏征的道歉,应该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是魏征自己要入梦的。那定是玉皇大帝他们让他按时睡去了。还有一点,并不是说一睡着就能马上进入梦境并迅速离体的。但是魏征他是刚一合眼朦胧间,就精神抖擞的元神出窍,飞上天去到了剐龙台那儿。你就可以看得出来,他飞行的路线,都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当然了,出离肉体的魏征就是天神一个,他再也不用考虑凡间的顾忌,执行任务就是了。

身在君前,梦离陛下——
身在君前对残局,合眼朦胧;
梦离陛下乘瑞云,出神抖擞。
那条龙,在剐龙台上,被天兵将绑缚其中。
是臣道:‘你犯天条,合当死罪。
我奉天命,斩汝残生。’
龙闻哀苦,臣抖精神。
龙闻哀苦,伏爪收鳞甘受死;
臣抖精神,撩衣进步举霜锋。
傣带一声刀过处,龙头因此落虚空。

在魏征举刀之前,这龙王哀号不已。我觉得对龙王来说,魏征被宣召到皇宫,在太宗要求下对弈,以及忽然睡去离体飞上剐龙台来的整个过程,龙王应当是都瞧在眼皮底下了的。后来龙王的魂魄前往太宗处骚扰,纯属耍赖。

这魏征离体的时候,太宗等一干人,没有一个看到魏征威风凛凛的元神出窍而去,天空中的天兵天将与押着泾河龙王的剐龙台,应该是没有一个人看得见的。凡人看不见,因为他们都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层面里。但是为何,为何这被斩掉的龙头,却跌落凡尘?千步廊南,十字街头,云端里落下这颗龙头。

那我想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天神们特意要这颗龙头跌落皇宫之前,好叫唐太宗看到,他想逆天意保下的这个罪龙,是不成滴,是没戏滴。让太宗好好的反思反思,明白天意无法违背,出于“好意”也不行,你是皇帝也不行。
(选自《西游记》《西游漫注》绘图陈惠冠)

发表评论